上帝的基督教会

 

[164]

 

 

 

 

圣经

(出版 2.0 19960518-19990920)

 

如果基督教的圣经有鼓舞力的话语都深爱着我们的上帝,象不少人说的那样,或者这不过是聪明的人的杰作,其他人怎样说?这项工作的回答是在研究罗马天主教会,他们以为圣经不是唯一的信仰教规根源

 

Christian Churches of God

PO Box 369 WODEN ACT, 2606

E-mail: secretary@ccg.org

(版权 1996, 1999 Wade Cox)

本文可以在未被更改和删除的情况下自由传播和拷贝,惟其中必须包含出版者姓名和地址以及版权通告。取得拷贝版本者无需付任何费用。在评论性文章和讨论中所作的简略引述不受版权牵制。

从互联网页上可以访问到此文:

http://www.logon.org and http://www.ccg.org

圣经

 


最近,我们接触到一些罗马天主教会的一些人。似乎,他们认为,那些相信圣经是上帝的有感召力的语言得人们是错误的。这个代言人这样写道:

 

你们有没有确实的证据,能够证实圣经是诫训(我们的观点是根据这个训诫)?我们还想知道是不是唯一的信仰的途径,为什麽一直到玛而金在耶酥之后 1500 年宣布之后圣经的学说才被接受?如果圣经是唯一的信仰的方式,那麽在耶酥之前的人们,一直到新约的时代,是怎样在 381 年知道耶酥的学说的呢?我们声明这个学说不是圣经,而是路德教义。

 

这个文件还能证实以下的问题:

 

天主教的教会在自己的学说中不认为自己有权改变圣经的理论,不应该这样做。关于改变安息日的问题,我们认为耶酥的学说没有让我们继续遵守安息日的制度。作为天主教的教徒,我们认为教会有权改变学说,这是耶酥给予的权力。所有耶酥的一切都可以作改变。

 

这是传统的观点,是预言家达尼而曾经谈到的,当他谈到关于第四种应该成为罗马帝国的人面兽心之人时,在继希腊之后。罗马的第四种人面兽心之人打算改变时间和法规。

 

但以理7:19-28 19 那时我愿知道第四兽的真情,它为何与那三兽的真情大不相同,甚是可怕,有铁牙铜爪,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20 头有十角和那另长的一角,在这角前有三角被它打落。这角有眼,有说夸大话的口,形状强横,过于它的同类21 我观看,见这角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22 直到亘古常在者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圣民得国的时候就到了23 那侍立者这样说,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与一切国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24 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25 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26 然而,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他的权柄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27 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他的国是永远的。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他,顺从他。28 那事至此完毕。至于我但以理,心中甚是惊惶,脸色也改变了,却将那事存记在心(钦定英文圣经)

 

如果从但以理的这片文章出发,有两个方面。第一,他们试图改变时间,第二,他们想改变法规。他们想减少神圣的时间,预言中讲每一年有1260天。这种时间制一直延续到590,当被神圣的罗马帝国推出以后,一直到1850,当帝王分割了意大利以后。这种体系应该被彻底消灭。它现在正在促进中。

 

我们在这里把圣经文章的含义集中在一起分析。所有的理论隐含在这些引证之中,但是主要的问题是很难通过摩西和他的预言家们来理解上帝实质和上帝的行为。第四条戒命只能带来圣经上的理论,对于那些不了解天主教的人们只能被当作一种邪说。

 

这些文献还给人们展示了罗马教会接受权力改变上帝的法规的不足之处,好象这种权力是耶酥给予的。这是因为三位一体学说的主要观点导致的,这个观点是要把耶酥当成上帝,这就是三位一体学说产生的主要的动机,它是从加帕多(Cappadocian)人那里开始的。因为我们知道,巴革斯已经指出了,天主教会改变了安息日的制度,罗马人和希腊东正教改变了尊教日,正如戒命里写的一样,安息日的改变还和其他的影响有关系。这种改变的权力只赋予统治者。在事实上,新教徒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在宣布天主教成立之后,因为他们宣布要改变圣经的基础,这是不可能的。为了能够在天主教会的统治政权的影响之下罗马和英国的教会把大多数的新教徒革出教门。

 

马丁 路德是新教徒,源自于不朽天主教,因此他不是上帝的教会的一部分。在耶酥通过圣徒把教会的学说传给教会以后,教会一直坚持这种学说。教会在宗教改革的时期也没有认为刘节而是教会的一员。在事实上,基督教的改革运动由于反天主教主义的影响一直成为一个大问题,因此没能够加入到八月学说中去,由此也丢失了自己的目标

 

从发展的角度,现代的角度看这个学说,我们认为它是建立在宗教发展的理论上的。复兴时代,圣经是一部被发展出来的作品,来源于现代的批判思想圣经对照辞典(Abingdon Nashville,1962,1,文章 Canon of the Old Testament,498)讲到,在到621年之前,没有一部书关注过在列王记2,2223章基础之上上帝话。这一观点代表了《法规》一书的新发现,这个新发现被献给帝王,后来又被应用在尧霞的改革之中。这个观点是建立在这样一个事实上的:法典事实上没有继续。这是没有意义的。圣经上在帝王一章的第二段第23节讲述了盲目膜拜偶像的退化,每一个民族都参与进去。神职人员给瓦拉和读把人捐献了祭品,从此教堂成了战俘的象征,从此男妓就住在了教堂里,女人们也搬到了那里,为了偶像崇拜(列王记下23:7)。亵渎神灵的现象在所有 的地方都有,就连孩子们都进行了祭祀在墨咯河和拖非特(列王记下23:10)。这些解释看起来更加可信一些律法和文献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非常古老了,所以在神殿中受到妥善的保存。普通贫民以难以理解的堕落拜倒在偶像面前。祭司Hilkiah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仆人他希望这席会影响他们。约西亚的恢复包括整个律法篇章和申命记以及我们所知道的约西亚时代,摩西五书是一部完整的书。

 

当代所发展出来的摒弃摩西五书的观点,有极可能是来自于 圣经对照词典的注释(见第500)

 

以色列的古代的文献由以下的许多歌曲组成,(创世纪 4:23-24; 出埃及记 15:21; 民数记 21:17-18) 还有沙漠的法规 (出埃及记 21:12; 15-17; 22:19; 利末记 20:10-13),或者迦南(圣经编号:出埃及记 21:2-11,18-22; 21:26-22:17; 宗教对话:出埃及记 23:12,15-17,22:29-30,18-10)

 

在摩西和所罗门的黛博拉之歌(士师记 5) 和其他的一些诗歌,例如两首大卫哀歌 (撒母耳记下1: 18-27; 3:33—34); 和亚当的历史,素杰是以口头的形式创造的。在所罗门时代是诗歌的最佳的创作时代(大约公元前 975-935)并且科幻作品也有增加(有关于所罗们的故事 士师记13-16)一直达到创作的顶峰时代(大卫传记,由阿黑玛杰所著,撒达的儿子 )。这一时代的最佳的创作作品是--创世纪49; 诗篇24:7-10

 

北方王国的最佳(935-722)创作极为吝啬的表现在某些诗歌(民数记23:7-10,18-24; 申命记33; 诗篇45),以色列列王的历史,以利亚和以利沙的故事,摩西五书,约书亚和士师记中的某些章节以及何书阿的哲人寓言里。在这个时期,除了英国的一些作品(阿莫司,以赛亚,弥迦书),南方王国的作品没有这样好的灿烂过。古典时代是在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坠落的末期。还 包括新世纪的一些杰作(那鸿书1:10)和部分箴言(25-27)

 

在耶利米教会之后, 寓言以后开始了衰落(索福尼亚,哈巴古书),但是在主前621年在神殿中找到了一本法书(申命记5-26; 28)。部分摩西五书和历史书籍在那个时代的描写类似于早期的散文。

 

除了以赛亚第二部和约伯记(以赛亚40-55),在六世纪没有出现过显著的著作:一些诗歌,箴言,和耶利米哀歌所阐释的那种繁琐的无意义的抒情诗; 以结西,哈该和扎哈罗阐释了寓言能力的下降; 圣录(利末记17-26)记载了这一时期的法规。

 

接下来的两百年也缺乏文学著作—最好的散文著作发现于尼米西记,路的记,以及约拿记; 僧侣的纪录(大约450年左右0以及摩西五书的最后一版(大约400)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但是对预言方面有着致命弱点(以赛亚; 俄巴底亚书; 约珥书,以及后来加入的预言书籍),他们在这个时期的最后得到天启。诗歌(申命记32; 出埃及记15:1-8; 哈该书3; 撒母耳记上2:1-10; 很多诗篇和箴言)越来越多的变得华而不实。

 

在第一和第二世纪最好的是个作品乃是所罗们之歌,便西拉智训,训道书; 以及后期的一些诗篇; 最好的散文乃是历代记和以斯帖的; 但以理书具有突出的天启性(出去以赛亚24:27; 撒加利亚书9-14); 大约公元前200年的预言书的最后一版(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结西; 都是主要的预言)制作了死亡预言。

 

事实证明耶利米书所授意成书的律法乃是令人无法忍受的猜测。很明显的约西亚所恢复的律法成分是每一部包括申命记在内的所有文献。

 

那么圣经的立场是什么呢?上帝通过它的仆人和先知们说过什么呢?

 

圣经立场

圣经上帝所作的(SGD 2315)。所有经文都是上帝所赋予有灵的(提摩太后书3:16)约伯记32:8 展示了上帝所赋灵的影响。人们的到了上帝所赋灵的解释。在上帝没有给你的灵开窍之前,你是不会理解圣经的。这种认识在上帝,天国 (马太福音13:11路加书8:10)从他们洗礼的时候开始,上帝就给了他们顶点。(哥林多前书4:1,13:2) (参见文章上帝的圣礼(No131))

 

基督教导我们,约定不能毁(约翰福音10:35)。必须执行他的话。(使徒行传1:16)基督也同样在执行(约翰福音3:18;17:12;19:24;28,36-37;20:9)基督讲,即使是旧约的最小的一部分在没有执行之前也不会改变。(马太福音5:18,路加书16:17)。王国的法规和这些内容是不符的(耶和华2:8,23),(耶和华4:5)彼德讲过关于作品的内容(比得一书 2:6),但是他的观点和预言并没有被自由的发表出来(彼得后书1:20)

 

这是否能将圣经推荐给别的统治政权呢?当学说反对圣经的观点的时候信仰的基础还能否成立?

 

我们知道旧约法规是上帝在最早的时候我们所得到的。法版的位置于约柜一起也就是说成文的律法写在约柜的边上,这些构成有以色列人所遵守并且在约西亚时代已经成为古物

 

古代的人们把这些作为天上的神向人们显露的事实(出埃及记33:11; 迤俪达1:193-218; 吉尔加美什史诗,6)。上帝也是通过梦(列王记上22:19-22; 以塞亚6; 约伯书4:12-17)向人们显灵(创世纪28:121-5)。这种能力在远古的时候曾经给过人们(Iliad I:63; II:5-15; Gudea Cylinder A,cols I-VII)在大多数的时候上帝是通过预言家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例如,阿摩司 3:8; 7:15-17)。这种情况在温而极力就有过(埃涅伊德6:45-87)有两种预言,一种是按照上帝的号召,另一种是人为的(利用无知的),为的是确定上帝的意识(撒母耳记上28:6)和主人(参见西塞罗预言2,26)

 

以这种方式上帝把自己的意志给了人们,但是耶和华的号召和这是有区别的(例如,出埃及记31:18)。耶和华甚至还和撒母拉书中9:9的记载有区别,这在申命记中有记载18:9-12

 

法规经文在其经文中有着他的渊源并且是受到君王,僧侣和圣会的认可。预言纪录的意义是进入开始经常是比较不为流行的信息(耶利米书20:7-9)在这些书中第一人是耶和华(阿摩司4:6-11;5:21-24)。圣经注解字典(501)也坚持这种观点,阿摩斯预言家(750)只在五个世纪以后才赞成这个观点。在这部作品里还有其他的一些特点。这些解释没有给人们明确的答案。

 

赋灵法规来自于摩西结束于以斯拉和尼米西。(JosApion I:viii; 艾德拉斯14:44-46;参见 诗篇74:9;玛斯4:46;9:27;14:41;参见 圣经通译 501)。罗马的法规没有包括啊怕可书中的内容。欧洲的法规一直到90年代才被取消。(圣经通译 514)

 

旧约从各个民族的历史开始,创世纪的开始的形式是书和法规的形式(申命记10:5)但不包括约柜(申命记31:26)

 

希伯来教规

以色列的由以下的几个范围组成:

1法规,或者摩西五经。

创世纪,出埃及记,利末记,民数记,申命记。

2。预言,早先的预言:约书亚,誓师记,撒母耳记,列王记。

以后的预言:以塞亚书,耶利米书,以结西书,十二个主要预言。

3著作篇

诗篇:诗篇,箴言,约伯记。

五卷书:所罗们之歌,路德记,耶利米哀歌 ,训道书,以斯帖记。

预言:丹以理书。

历史:以斯拉-尼米西,历代记上下。

在犹太法典之中有以下的内容:

 

五卷书,预言(约书亚,誓师记,撒母耳记,耶利米书,耶里米,以斯结书,以塞亚,次要的预言集),著作(路德书,诗篇,约伯书,箴言,传道书,雅歌,耶里米哀歌。丹以理书,以斯贴书,以斯拉书(包括尼米西书),历代记)

 

为了说明季恩格手迹的来源,出处,可以查阅欧洲百科大全。为了了解的详细,请见哈博。苏一特,旧约的前言,希腊语版(1914),201——214(圣经通译,514)

 

这些以色列人的旧约书籍,被称做上帝的预言。血统由上帝的洗礼来确定。(摩西31,2,577)他声明,摩西创作了五卷书按照上帝的号召。(摩西的生命2,2,136,3,23,163)这被称做上帝的法规(Apion I,VIII)

 

在圣经中对此有专门的讨论,这是上帝的语言(出埃及记 20:1,22; 21:1; 25:1; 利末记1:1; 4:1; 6:1; 8:1; 耶里米书1:1-2; 以斯结书1:3)

 

圣经的注解词典里的观点来自约安的作品,预言家决定了这种号召的存在于否,(列王记2 23:2-3)他们是由教会的 领袖和人民制定的,(列王记2 23:2-3)是人民的意愿。(危西米记10:28-29)这是一个幻想。约安和人民为了自己的罪恶而祈祷,在他们看到民族的衰落以后。他们同意了他们的父辈和上帝间的协议。这是一个事实,它发展了一个假说,因此可以选择另外的一些结论给这个文章,用一些直接的语言。这里没有任何疑惑,最终这些文章被人们接受,但是他们的性质没有被改变。(诗篇119)在约安8:20 中的结论应该适合法规的。因此没有任何与法规相抵触的理论会被接受。

 

利文人接受了另外的一种意见,它是法规和教规。上帝的教堂和摩西在世界之前就创造了。预言的8:22中的文章证实了这一点。智慧应该和教规相结合的。(54)这是必须的,因为法规来自上帝的意志。这样法规应该是被创造的。它和我们见到的一些问题相联系,从它和上帝的教堂的关系,哎杰母,和天堂的关系可见。还有上帝的建造,就如物质的产生一样,从亚当一直到犹大主义的教规都是教规的内容。没有任何预言不在其中。按照实质,也是一种感觉,在马太福音22:40中有记叙

 

对于犹太教而言,摩西前五书一直是教规的主体。没有任何通过预言包含在摩西五书中。着最主要的情感有基督在马太福音中表达出来。

马太福音22:38-40 38 38 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39 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40 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KJV)

 

以此,两条大戒命和所有的戒命结合在一起。他们成为信仰的中心实质。十条戒命是对法规发展的描述。所有的法规都符合这个原则,这里没有任何例外的情况。没有任何一个预言家不遵守这一原则。(以塞亚书8:20)国王是起监督的作用。(萨姆耳记下15:2-6)但是他本身并不是在法规的管辖之外的,(萨姆耳记下11-12)

 

传统习惯在教会的法规的制定过程中起重要的作用(见 箴言25:1),雅歌和以弗所书和耶子德以及二十个预言都有联系。危西米参与了旧约的完成,(见马克福音2:13)在犹太的马克福音2马克福音2:14)和耶子德(耶子德14)中都有记载。可以说,旧约是在耶子德和危西米的时代完成的(奥西亚I,VIII)(也许阿而达克丝认为注解词典是约安的作品也是教堂修复的历史)。结束讨论也是阿利山大时期的事情(奥母30)所以最后的那些预言乃是哈该书,撒加利亚,玛拉基,以斯拉和尼米西他们都是上帝的天使。尼米西是第一个在但以理书9:25中被涂以膏的人(参见文章约拿的预言和神殿重建的历史(No013))

 

在尼米西和以斯拉的协助下,经文最终完全被封为圣徒并且时间的衡量持续到在神殿被毁,犹太人和居留之所流落他乡的那个年代的七十年。传统上认为伊斯拉和尼米西时代圣灵以及从犹太人身上脱离预言已经中止。当然,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减少圣约翰洗礼派和弥赛亚以及使徒们的影响。但是这样犹太人和上帝在洗礼的问题上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样从基督所开始的教会是真实的

 

把法规完全禁止发生在公元90(比较圣经词典,同上,514),在神殿被毁二十年之后犹太人对于上帝的责任明显的停止了下来,上帝通过它已经与使徒们和圣约翰在公元95年所做得教会向所有人显灵。

 

犹太教认为旧约是被赋灵的圣书(费仑I 4 [546]; 关于专门的法规39,正是214[243]; I克里门特45:2; 53:1)一直到阿里个时代使徒和教会都是积极的,(约翰福音2:22; 使徒行传8:32; 2 提摩太后书3:16和注解词典499)保罗而称他们是神圣的,(罗马人书1:2,提魔太后书3:15)。在约翰福音5:47中也是这样写的。这是以色列人的观点,在奥里克时代教会也是积极的活动( 摩西的生活2.51页数290,292[179];约瑟夫I,III,13;XIV210)。这是作为教会的一本书,(马克福音12:26;路加福音3:4;4:17;20:42; 使徒行传7:42;加拉太书3:10;可里门特43:1;扬贷亩3:2,5;4:6;16:1;10:3)

 

后来犹太人称文献为 所读的(见 可兰经)也就是所写的; 此书也就是二十四部书。犹太圣经含有二十四部书并把它分成三部:法规,预言,经书,正如我们见到的,这三部分被接受,并被翻译成希腊的语言(132)就象其他的法规,预言,和书籍。

 

基督教圣经继续了希腊的和拉丁的区分法安置了39部书,(包括撒母耳记,列王记,历代治,以斯拉—尼米西两本书)在教会之前的时候没有包括阿博可了的作品一直到后来的空素时期才被接受

 

新约的教规

约的作品被教会收藏整理,就象收藏使徒的观点,并使他们成为有号召力的。这是在旧约中添加的,为了我们今天能够了解圣经。旧约和上帝的法规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上的,这意味着,他是上帝意识的号召,通过神浦和预言家表达出来。

宣誓书在它的摘要里讲到了新约中律法的问题(注解词典,3,102):

 

他们都能证明神圣的法规是上帝的意识,成为有效的,准确的,仁爱的。

 

对圣经教规的历史的研究在外斯卡特的教规历史中就已经有了。教会转达了新约的作品,教会也应该服从这种观点,这是上帝的启示。他和旧约的政权相连系,但是并不矛盾,抵触。后来的教会的体系也支持这种观点,但是没有得到以前的 教会的支持。

 

有一些现代的天主教徒作了声明,康思谈丁证实了圣经,从他的假想开始,在他之前没有人证实了圣经的文章。这是绝对的谎言。第十五个康思谈丁从642年在文章中记叙了以下的内容。

 

现代的教会处在统一的基础上,和新约的教规密切相关,在所有的二十本书中,这个观点一直是不变的,从五世纪一直到九世纪都被东正教所支持,一直到后来的改革。教会在一千多年里承认教规组成了新约教规。

 

圣经注解词典,在新约教规的文章中在520页讲的。

这种认同没有坚持到第二个世纪,因为在这个时间里有四本书问世。两本以上是天主教的,(1约安,1彼德,其他)都被叫做圣的,这里只有一小部分的书,一直到今天还保留着。以色列人,耶和华,二世,三世,约安,彼德二世,犹大和启示录最终承认,为了得到公共的认可; 在另一种程度上讲,基督教的文件多一些,但是显得没有说服力,没有高的起点。在第四世纪的终点,禁止了罗马帝国的,希腊的,拉丁的教会

 

叙利雅的教会教规直到现在还没有大的区别,但是在很大的程度上超越了原先的叙利亚语的圣经,以及完整性在菲劳赫南(508)以及哈克赖亚(616)对叙利亚新约修正。(见 古代的译文)要知道,这些刊物大部分不是叙利亚的教会的,所以直到今天还只有二十二本书,不包括启示录和四封天主教的书,(约翰23,,彼得后书,犹太书)。从另一个角度,是被扩展了,为了加入八本书,新约从没有包括启示录。但是这三个教会对于天主教是独立的,更加广泛,比其他的教规来说。

 

古叙利亚本圣经在五世纪之前还没有被制定,为了超过以前的使徒的两本书,建立了以宗教,政治基础,以下我们还要继续研究原因。

 

现在让我们来研究新约教规的发展过程。我们将或多或少的利用传统的观点,我们将描述那些和过程相关的文献

 

第一点,基督从没有留下任何书面的作品。他的语言是被使徒们记下来的。这个过程花费了很多年的时间,但是并不象现代的学者想的那样。教规被分成两个部分:

 

1.   使徒时代(到主后70)

a。神殿败落之前的作品。

b。神殿败落之后的作品。

 

2.   教规的汇编 (主后70-150)

a。圣保罗的书信汇编。

b。福音信札。

(i) 单一的或者与人合著的。

(ii) 四使徒的出现。

(iii) 违犯教规的使徒。

c。这一时期的其他基督徒的作品:

(i)成为教规的作品

(ii)最终受到抵制的作品

 

3.   新约教规的出现(主前150-200)

a。对使徒崇拜的增长

b。早期福音书证据

c。马里昂教规

d。与诺斯替教的斗争及其他矛盾;

e。护教者和殉教者 (主前165-180)

f。天主教旧教规

g。法典的传播结果。

 

4.   教规的稳定(主前200-400)

a。机构

b。亚历山大的黛夏尼奥

c。戴夏尼奥的迫害

d。耶瑟庇凯撒

e。第四世纪的希腊的目录

f。三四世纪之间的拉丁语著作

 

  1. 叙利亚教会的教规发展(到主后616)

 

到主后70年的使徒时代

这是建立教会的期间。犹大直到现在还在上帝的审判之下,丹以理书9:25-27

丹以理书 9:25-2725 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正在艰难的时候,耶路撒冷城连街带濠都必重新建造26 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受膏者(那或作有)必被剪除,一无所有。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至终必如洪水冲没。必有争战,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27 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那行毁坏可憎的(或作使地荒凉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或作倾在那荒凉之地),直到所定的结局。(RSV)

 

对犹大的审判还没结束,对教堂外型的损坏也不会再有。危西米是第一个接受割礼的。教堂的修复是在阿而丹的领导之下进行的,从建了耶路撒冷之墙。第二个受割礼的是在年,70年新约的教规构成

 

早期的教会,正如我们知道的一样,圣书(罗马人书3:2)。从70年代这些作品由犹太主义者推出。这成了分割上帝的权利的一个起点,这在一开始就被犹太主义者所利用(罗马人书3:2),甚至从教会的扩张,我们也可以看出后来的作品和以前的作品有了很大的区别,这是由于犹太人的影响的结果,一直到教会的内部。因此,开始的阶段没有任何结论,一直到最后。正是这个原因消除了使徒作品间的矛盾。按照约安的作品的实质,第一部分是重复的,为了更正以前的预言家的错误,遵守了安积里达学说,暂时他还被按着教规被接受

 

早期的教会是建立在旧约的基础上的。耶酥坚持认为旧约的观点是不能推翻的,旧约表达的是上帝的意识(见以上的部分)

 

旧约圣经被认为是最原始的权威资料。希伯莱语文献具有关于基督和使徒们来源的原始资料。这说明使徒们早期的文献或许包含有阿拉姆语。其他的新约文本由保罗,巴拿巴斯,飞利浦,和其他福音传道着以及经文注释者成书,所以这部著作真实了反映了以后的新约教会。也许,这是为了翻译的方便,注解词典(521)认为没有编辑的支持。这个意见是很重要的,因为可以理解很多的要点,这是关于以前的教会的,这在二十世纪的作者的作品中是没有的,因此他们不能真正的理解教会领袖的原意。旧约的教规是以信仰为基础的。这个观点一直存在于以前的教会中。按照实质,如果有人不想支持这个观点,那麽他就不会被基督教会所接受。

 

作为对这些作品的补充,我们提供了阿泼克力夫的一些作品(其中的一些是选自七十周年之中),这里可以见到以前的教会的一些观点。这些事实我们将在下面讨论。

 

我们可以做结论,以前的教会是建立在这些作品和教规的基础上的,除此之外没有确定其他的观点,关于上帝的意识方面的,在预言之中或在诗歌,法规之中。

 

教会有各种各样的观点,有一些导致了犹太主义。第一种观点是肉体承担了圣灵。第二种观点是他拒绝传统的观点,虽然很多人理解这种观点(哥林多后书3:6)在拯救的计划之上,上帝把他制定在他的法规之内,以及他的安息日,圣日体系。他制定了这个体系,为了把自己得计划告诉给人类,他通过自己选择的圣徒完成了这一步骤,这些圣徒是旧约的和摩西的天使,在旧约中预言的。新约教会的所有的成员讨论了这一方案,确定了上帝的意识。(哥林多前书12:4-11)

 

这些人不是奴隶制度下的。他们是被解放出来的自由人(参见 约翰福音1:25,法规的差异(No096))他们拒绝了传统习俗,拒绝了上帝的话(玛太福音7:13)。基督改变了自己的死亡制度和秘密,这是来自以色列的异教徒的捐献。他把他们都变成上帝的家庭中的一员,为了他们能够接受教皇,在同一个圣灵中。(以佛所书2:14-22)这是在新约的教会中存在的,这是上帝降临的地方,(罗马书6:14)。这种在圣恩之下的观点是以前的教会追求的从旧约的法规之中解脱出来的想法,这是不对的观点(关于法规的作品(No104))教会认为自己是自由的,但是他还是遵守食物法则,拯救计划,安息日,月朔,和圣日等节日。但是他也有例外,巴为而不许任何人违反饮食,安息日,月朔,和其他的节日(歌罗西书2:16),为了让人们知道怎样做。这样教规才被人们遵守。也只有这样教规才会被各个党派接受。才能被人们理解上帝在其中的角色。真正的教会是由基督的语言来描述的(彼得前书1:11, 路加书 24:25-27)这便成为问题的起因法规在某些方面和犹太文献有所关联。这篇文献是关于旧约信息基督是诗篇中所说的爱劳黑姆或者弥赛亚(例如,诗篇45:6-7;犹太人书1:8-9;撒加利亚书12:7-8)

 

基督在以前的教会中成了领袖(使徒行传 20:35)。这些理解没有其他的意思,这是现代的基督徒都知道的。他们扩展了对旧约的理解。没有一刻他们忘记了这一点。

 

救世主的语言是神圣的。福音书是对这些语言的记录。这是由耶酥旁边得人记录下来的,或者他的继承人记录下来的(例如,路加福音)

 

神殿败落之前的使徒记录如下: 神保罗信札,诸如(在他们命令之下)罗马书,歌林多,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力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书,提摩太书,提多书,腓利门书;希伯来书,雅各书,彼得前书,约翰一书。

 

两本提摩太后书认为它们的内容才是原著。(参见注释 提摩书引言)这要感谢巴为而没有利用以前的关系(相关于来自律法的自由,与基督,权力和灵魂的证言)。术语“信仰”的用法有别于一般的意义(例如,他是基督教的标志,相对于基督来讲)。但是,传统的相对于字典中的风格的改变,意义的改变。克林多书曾经不被现代的学者认同,这的确是个错误(参见关于法规的作品(No104))。由于他们没法理解保罗在那些作品里所蕴含的意义,他们做出了结论,提摩太书是用另外的风格写的,是由保罗而的学生写的,目的是在保罗而去世以后反对教会

 

可以认为他们是以保罗而的名义出版的,为了和以色列人做斗争,这在当时是很普遍的,这大约是二世纪初到公元150年。作品的汇编是在一世纪的结束,他们被接受是因为它们结合了其他的作品(通译词典,524)马里昂教规古代保罗的作品(彼得前书46)(200)

 

彼得后书是一部匿名著作。事实是当代学者是按照相同的反推论方式,认为这些都是诺斯替教派的信徒所作,并且Miqsat ma’ase ha-torah著作的解释已经遗失,直到在死海边墓穴中发现了卷轴。

 

现代学者认为,犹太语的著作是保罗的同时期作品。别看这些,还是没有丢失原来的风格。这是被阿扑拉丝鉴定的,还有其他的人。

 

在亚历山大学说里一直到二世纪末还有他的位子,他的学说占领了第二位,在罗马人书之后,但是在西方的辩论中一直把他广泛的应用在克里们1(95),一直到四世纪还被引用。(见 圣经通译词典)

 

在“犹太人”这本书中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巴为而没有将这本书完成到最终的形式。当代的原因在上面已经叙述了。一直到95,他还被广泛的利用,在“罗马人书”出现以后,他得到了其他的称呼。原因是作品完全是义创的。在这之前,基督的思想观点还没有被尼克提出来,所以也不能公开的提出来。这是一偏很难的文章,研究他的是三位一体主义者。现实的目标是旧约的法规,“犹太人”这本书是对这个目标的障碍,还有耶和华,犹大,以及约安的作品和彼德的。由于这个原因他们在好多地方都矛盾,在那些双方都有影响的地方。新约的教规的难点是基督教和早期教会的统一。

 

雅各书信札被现代学者归结于一个犹太基督徒的作品,其中浸润了希腊文化和哲学确切年代可以定位为公元二世纪(注解字典 见524)。记录是建立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的,福音书是按照形式和理论的发展来进行的。以次方式,哑克夫没有存在在哲学中心。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没有存在于以前的任何一个法规之中。这些目的是建立在保护法规的基础上的,一些反对人士想要将巴为而排除之外,耶和华非常好的加工了它们。因此,任务落在了他的身上。一直到第三世纪,这都不属于基督教的文学中的。(见注解词典)

 

从圣经注解词典可以考察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彼得前书的作品在小亚细亚出现,虽然在罗马在第二世纪有可能抵制他。在第二世纪,他被东方的神职人员利用,但是在罗马和西方都没有找到认识,一直到很久的以后,约安,1和第四本福音书是紧密相连的,也可能是出于同一个作者; 在这个组织的支持下,这个学说被广泛的应用。其他的四本书(犹大书,彼得后书,约翰2,3,)从来没有被应用过,它们成了希腊教会的争论一直到第四世纪。

 

原因是很明显的。继承学说的人们已经去世了,当琶里卡而在写作的时候。琶里卡而是约翰的直接追随者。他是最有权威的学生在哪个时代。他教授了包括伊纳爵(Ignatius)在内的里昂使团。伊纳爵将使徒派到麦士那,而不是罗马

 

在这方面没有和罗马和逾越党派达成统一。逾越的系统已经准备进入教会。这个划分引起了支持党派琶立刻而的衰落。迤俪而也加入到这个争论之中。彼德阅读了耶和华的关于信仰的法规,和巴为而的不正确的解释,这个过程是在70年代开始的。

 

在耶路撒冷陷落的时候被分割。随着坠落的开始,教堂的教规被从教会的书信中整理,但是教会中新的问题需要新的解释。约安介绍给信仰上帝的人们。三位一体主义者进入教会成了是教会解体的主要原因,约安支持了安记而的理论。在约安的文章中叙述了争论的过程,在约翰一书4:1-2。记录学说的原文如下:

 

尽管你知道上帝的灵魂:每个灵魂应该承认耶稣基督是上帝肉身的代表,并且每个从耶稣基督所分离的灵魂不是上帝,而是反基督的(伊瑞纳乌斯得在创作,168)(ANF,1443)

 

历史学家苏格拉底讲,(VII,32,381)这个跳跃是由那些信仰耶酥基督的人完成的。耶稣基督的博爱是来自他的神。

 

因此,我们重新考察以前的圣经中的文章,为了正确的告诉人民耶酥没有死,的确,他是上帝的一部分,他是不会死亡的。马达里人也坚持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圣父,圣子,圣林灵是同一形式。后来分成了三个在上帝的体系里,但是真正的圣灵还没有被阿发那承认的形式所接受。但是在前期这些观点不是被基督徒假想出来的。

 

但是在约安那里这些应该被拒绝,就象在一些文章中评论的一样。约安的文章和福音书很相似,虽然约安没有用自己的名字,用了第三人称,这也是他的风格。约翰一书认为作品的时间接近基督教的第一个世纪,当约翰在流亡的时候,写下了巴特摩记,这被认为是对福音书的补充,也是针对反对者的(参见 标准修订版注释)

 

约翰二书,是建立在彼德的基础上的,和约翰一书 的区别是这本书是针对小亚细亚的教会而作的。

 

它也是在第一世纪末的时候完成的,也就是说是在约安去世之前写的。约翰三书是专门对一个人而写的。教会组织的解体表明,这一切完全可以再早一些进行,毫无疑问,和以前的内容是一致的。

 

犹大书被认为是犹大所著,他是雅各和基督的兄弟,大约在主后80年左右。雅各在主后62/63在耶路撒冷被害而犹大被认为是在那是由领导地位的人。犹大应该继承领袖的位子。在一段时间之后在教会之中耶酥的家庭起了作用。彼德2的作品得到了自由的出版,犹大继承了彼德的研究。在彼德的作品之间的关系直接表现了上帝的关系,(彼得后书2:1-8; 犹大书4-16)但是也有一些疑问,关于这些作品是他的继承人在不同的观点上做的。这本身就不能让其他的作者效仿。号召的力量并没有被学生们减弱。琶里卡而是约翰的学生,他对逾越节的观点是正确的

 

圣经注解词典中解释了哎达卡拉的作品,这部作品试探着讨论,以弗所书的作者不是巴韦而,他也是巴林书的作者之一,以弗所书被用在会议上的演讲稿。(522)认为,这是奥尼丝,一个逃跑的奴隶。对于这个奥尼丝好多的学者都对他很感兴趣,一直到五年之后(见 腓利门书)

 

彼得后书被人们认为含有其他的意义。这本书共有两个目的:

1.    在耶酥的第二次降临的时候加强人民的信仰

2.    揭露虚假的教授者。

 

在这个文章中他强调使徒应该以教会为基础。他成功的证明了旧约中的预言。他解释了为什么第二次耶酥的降临不会在最近,但是需要耐心的等待上帝的到来。这是必须的,因为虚假的老师破坏了教会,把自己的观点代替了学说理论(彼得后书2:2,10,13-14)。这里的理论是世界将走向灾难,只有象劳特这样的人才能以正确的方法拯救世界。这指出了选举和普及的一个特点——消灭,消灭那些不被社会所接受的,就象今天被接受的一样。

 

在早先时候者封信受到怀疑但是现在开始有些人相信了(剑桥出版 标准修订版,参见序言)这些不是彼得的作品。这些学者这样认为:

它是在犹大的控制之下的(比较,2:1-8犹大4-16),于是作者认为保罗所有的使徒(3:15),以次证明他们不仅是团结一致的,他们也是被看作是一体的,这样 的一些条件在彼德的生命中是没有的。大多数的学者把这封信看作是一部作品,谁为彼得付出的多,谁就可以以他的名字出版作品在第二世纪。由于这些关系,结尾应该是这样的: (1) 在对立的一面,作者们夸张了某些事件。因此,第二次的查看是不诚实的,但是 这仅是回忆教会的一种方式,由此应该感谢这一点。(2) 新约的感召力并不是取决于作者们,这是由于它内在的知识,也就是在教会的领导下的圣灵。由于这个原因,彼德的第二封信成为著名的,在教规中还包括了以前的一些作品。

 

剑桥版标准修订版所说的法规是这样的(1170):

 

旧约是基督教以前的圣经(提摩太书2 3:15-17)。作者们在这里记录了耶酥的话(使徒行传20:35; 哥林多前书7:10,12; 9:14; 提摩太前书5:18)和口头的传诉一起还有耶酥的个人情况和他为了教会的一生。

 

在第二世纪的时候大多数的教会开始讨论教规,其中包括现代的四部福音书,使徒行传,巴为而,彼得前书,约翰一书,这些书一直到今天还被以色列人认可,希伯来书,雅各书,彼得后书,约翰二三书 ,犹大书和启示录。

 

我们所研究的以上文章的争论焦点。这些争论带有宗教性。甚至犹大书也代表了诺斯替教义之使徒消灭的犹太教。

 

启示录从法规的取消也是救世主犹太教在诺斯替教影响下反作用的例子。

 

启示录可能是在第一世纪末完成的,但是很快就被流传; 但是他的作者受到了亚历山大的危机,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出版,因此它的结尾直到现在在东方还有争论在第四世纪里(注解词典 524)

 

直到一世纪末才完成的原因是,圣约翰被流放到帕特摩司,并且训所通过教会与四福音书和信札流传开来。亚历山大是诺斯替教的根据地,他们试图攻击启示录的内容因为这是以上帝的弥赛亚作为弥赛亚犹太教所发挥的顶点而且它被作为耶稣记读所言基础和中心思想以上帝戒律形式而铭记(启示录12:17; 14:12; 22:14 (KJV))

 

把启示录从教规中提出具有两方面的出发点。第一个是罗马的恐惧,当信仰成为必须的时候。当帝王们坚持信仰的时候,这种解释变成一种保护。在高克的时代还没有启示录,因为还有反罗马主义存在,因为哥特人和望达而人坚持了帝国信仰。因此,最后人们怀疑了以前的使徒们。

 

135年晚些时候,甚至140,巴比亚的证明,使人们明了,有一些证明只是传统的,口头的,但是他们起了很大的作用,比书还重要。我们知道巴比作了马可,玛太,约翰,以及路加(注解词典 523)。然而它子也对长老们提出了疑问当他见到门徒的时候。他说:

如果我见到长老的弟子,我会问他关于长老们的所言-什么是安德鲁或者彼得所言,或者什么是由飞利浦,托马斯,或者雅各所说…或者是由任何一位主的门徒,而且什么是亚瑞森和约翰长老,主的门徒所说。我不会考虑这是从哪部书上来的我会更多的关心从那永恒的神那里传来了什么。(Euseb. Hist. III.xxxix.4).

 

这个观点是说,圣灵通过选出的人来表达自己的意愿的。以这种方式来号召人民,教导学生,甚至解释大多数文章的含义。但是在他死后这一切就不存在了。巴比是最后的一个有可能成为学生的人。这很重要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这来保证福音书,和关于它的其他的作品,在事实上,是摩西正确的话语,因此我们可以保证以下文章的性质,和圣灵和旧约。

 

这个过程在几使年里已经改变了。圣经注解词典里讲,从巴比的角度来理解:

游斯丁殉教者的证实表明了,在福音书中被称做“使徒的回忆”的部分,是在教会中被宣读的预言; 这当然是福音书有意识或无意识被查看。但是这里只有汪达而人尊重他们,还不准确,那些,多少福音书被利用(523)

 

这个观点不一定正确,因为我们知道彼得后书,保罗的作品也在教会授到宣传,一起和预言一样。他们被不正确的解释。现在,这还是不是彼德或他的学生的作品,我们将从巴比的证实中看到,他有何等的重要性,在这种情况下,教规扩展了许多,也比以前更加正确,比起我们信仰的现代的学者们。

 

四本福音书是基督教的第二代作品(70主后—100)(注解词典)。最早的是从马太辅音而来的,他产生在罗马(主后64)。这本福音书可能来自口头的流传,因为他在罗马的教会在64年才存在。

 

大约在主后80,他成为了福音书的基础,被认为在这个时候完成。马太福音也被认为是福音书的基础,和使徒行传一起地中海出版,大约在一世纪的末尾。路迦书1:1-2表明,这本作品由许多人共同完成。更早的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一起出版。

 

路迦书1:1-2 1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秦丁英文圣经)

 

以次方式,福音书由许多人共同完成,作为对教会的祈祷。新月没有宣布有任何特殊的权力。(路迦书1:3)福音书是以救世主的语言来祈祷的,而不是以别的方式。这是预言家的证实,就象学生们和教会所了解的一样。这里没有任何怀疑,他们看待上帝的语言就象有生命的一样,其中包含的是旧约的核心。当旧约和耶酥的话产生以后,这本书才被出版。士麦那弟子被结合在教会里。在亚力山大和罗马开始重新排版艾比嘶的作品,因为是和学说有关的,这本书是他们想实现的。在他们同意了自己的观点以后,这些作品才被同意进入教会。这个过程我们以后还要继续研究。

 

福音书在非教会的时代存在时,曾经是信仰的源泉,基督曾经为此准备献出生命,献出自己的肉体,他曾经那样渴望那种永恒,那种人间的生命,在这种生命中他曾经再生。(注解词典524)您也许记得,这个学说是为了改变三位一体主义的结构,为了与观点相吻合,这是一种很好的体系,但不是单独的。(教堂)(与天父同体(No081))出发于这个观新约的点常常可以做出以下的结论,基督是三位一体体系的一部分,他不会完全死去,也不会完全属于一个唯一的教父,(见约翰福音10:18; 17:3;约翰一书1 5:20)。新约永远不会从其他类型的作品中诞生。

 

还有一些非教规的文章,它们同样对以前的历史有很大的意义。哥林多书1中介绍了大约95年的罗马。这篇文章从来没有象圣书一样,但是曾经被人民崇拜过从主后170年代开始。它被列入到亚历山大的法典之中。(从五世纪开始)最后的一部作品,被称做哥林多后书,(从五世纪开始被列入到亚历山大的法典中)和哥林多的认识展示给我们,这部作品应该有几种叫法。

 

巴拿巴斯的使徒信是一本在公元二世纪早期出现的匿名小册子,有可能是来自于亚历山大。它的继承人把它当作圣书来看待。但是,它从来没有被列入到后来的亚历山大之中。克里们人试图影响这部作品,熬里金曾把它作为他的资料的源泉

 

通过十二个使徒的耶酥基督的学说不是一部很大的作品,虽然上面的日期并不准确,但是一般认为是二世纪初的作品。它也被亚历山大的追随者用来作为圣书在埃及的教会里,一直到第三世纪。它应该是被利用在叙利亚大约在400年的时候,并出现在四世纪的一些希腊的作品中。它被翻译成拉丁文和格鲁吉亚文,这足以证明它是多么的广泛应用了。使徒行传也被广泛的应用在以前的教会里在整个的世纪里。在不久以后,它也被当做圣书来看待。熬里金也把它当作圣书来看待,它被不完全的列入到法典之中。按照牧拉拖的教规,它是在150年完成的,由罗马的两兄弟,在这个 时候,还有许多的研究者把它定为比十年更早的作品。(注解词典524-525)

 

伊格内修斯信件和黛奥真尼斯(Diognetus)信札从来没有作为经文看待。

 

最终彼得用了好多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了五本书。但是只有两本被承认。我们已经知道了它们的有些内容,约安的使徒和学生们把它和以前的作品进行了比较。

 

彼得福音书,彼得戒命,彼得启示录,这都是以前的时候被利用的。彼得赞同了亚历山大的学说,这证明罗马的教会对他产生了影响在那个时代(300)在这个时期,完成了教规的理论工作:当然是得到了亚历山大的和罗马的支持

 

彼得使徒行传和约翰使徒行传都是诺斯替教瓦伦丁的作品(注节词典525)

 

保罗使徒行传是由亚洲的作者大约在第二世纪的中期写的。在这些作品里,它是唯一得到了教会的支持的作品。作者虽然有了很大的分歧,但是还是在亚历山大得到了教会的支持(注解词典525)

 

文献的主要部分是在第二世纪的中期的时候出现的,是以约安为代表的作者们进行审查的。旧约是以教规为基础的,和福音书一起,开始的很早。亚历山大的和罗马的体系容许各种各样的意见和观点,不论什么原因,什么时间。因此,教规由二十二本书组成,和其他的教规一起,在亚洲被广泛的应用,它们被看作是亚洲教会的圣经

 

教会是被建立在使徒和预言家的基础上的(以非所书2:20)。教会看待所有的预言就象信仰的基础。圣经的词典又增加了许多基督教方面的术语,就象在以非所书2:20中规定的新约的信仰的基础一样。这个主要的谎言包括现代的基督教。启示录没有讨论上帝耶酥的号召。(约翰福音525)十二个使徒的语言在启示录中21:9-14被看作是后来教会的发展。在这里还包括了信仰的主要的问题。

 

圣经的词典在这里强调了口头的传说的理论,那些被教会的使徒们任命的。(例如,提摩太前书6:20;提摩太后书1:13; 2:2)(提摩太后书3:15)

 

这个观点在当时是很普遍的,真正的发展是在第二世纪的后期。然后产生了教规。开始福音书在教会之中占主要的地位,后来是保罗的作品。

 

在第二世纪的末期,又认定了一些其他的资料。规则也变的很简单——属于使徒们,或不属于使徒们。这在很久以前在约翰的领导下在他的周围的人中已经这样作了,例如,波利卡普,等等。教规从来没有和教会发生冲突,因为它是由使徒们制定的。旧约的确是一本圣书,就象基督的使徒和学生们解释的一样

 

最早利用福音书作为圣经的是在150,在马太福音的9:13,游斯丁殉教者。(阿副拉得167)(150)是这样讲的,按照基督教的规定,使徒们的和预言家们的作品按照时间来阅读。术语的形式按着希腊人的理解来书写。他在另一处又讲到,和救世主耶酥基督有关系的人才能当使徒,只有使徒才能写作和称做福音书(福音书I 33,66)

 

游斯丁是第二世纪福音书和旧约的预言一起的证人。这对基督教基础的监督。其次,旧约的教规被福音书代替。

 

也可以注意到关于使徒信札的扩展就像我们在马西昂教规中所见到的。西瑙普主教的儿子从本都大约公元150年来到罗马。马西昂的出现是受到诺斯替教派的影响。他认为以色列人的上帝是真理的创造者,是服从于上帝的,于是基督托生成上帝,上帝的爱,这在以前是无人知道的。这个观点也许是来自现代的,教父在旧约的圣书中曾经讲过,但是主要的还是耶酥,旧约的上帝。那个关于两个都是来自旧约的说法是由摩西提出来的。(诗篇1:8-9,希伯来书45:6-7)因此,二十世纪的一些教会也坚持这种类似的观点。由此,可以做出结论,这个观点使由吗而词带来的,为了拒绝旧约制定教规。他认为,十二个使徒完全掌握了学说。他认为,只有保罗才是基督诚实的信徒。他载抄了几个部分从罗马人书中,为了使他的观点被接受。他可能曾被误解,虽然我们知道,这是很不重要的在编年史之中。这是第一个我们知道的教规。因此,正确的说,教规的内容是很少的,它被看作是使徒们的作品,包括加拉太书。彼得后书也包括在里面,这是我们知道的。整篇的新约的文章,都被教会审查过,当它们被使徒们记录的时候,也许,在教会的帮助下

 

也许,马西昂派又在新约中添加了一些部分。一直到这个时候,这些作品都是对旧约教规的补充。他对旧约教规的否定——是学说的关键部分,这也是上帝所追求的,他的法规也叫做基督教的信仰。这个学说是最优秀的,一直到今天。在事实上,以前的教会也给二十世纪作过结论,他们毫不怀疑的讲过,信仰是最终来自罗马的。但是,他们也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的,为了找到基督教的正宗的标志,他在作品中的观点,在人类的实现

 

马里昂教派坚持把保罗提高到与十二使徒相同的地位并且把他的思想作为遗产继承下来(圣经对照辞典,526)。无论如何,从彼得后书来看保落实被认为尊贵,所以我们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一种现象。

 

圣经对照词典认为田园信札甚至受到校订并且和马里昂异端游着一定的联系,这种方式下天主教教规才得到了发展,起初他们却是反马里昂加派反作用力(同上)。这种现象归结于目前天主教清晰立场以及这种体系和容易产生部灵的问题。目前天主教实体是不会作为一个教会而存在的。事实上,在公元381年这种立场还没有达到,直到天主永恒教派获得了他们第一位受洗礼皇帝,并得到永久的保护。公开指责马里昂派的非天主教主教被指责为“撒旦所生之子“。马里昂派是最大的非天主教派(并且也是非形式派)的错误基督教,它具有成百个教堂在东西方并且有一系列的主教忠信于他。诺斯替教徒一般不与基督教会一起,但是他们却把自己的思想影响于他们。他们的教义便是一条白上帝的法在一个时期内排除。他们是真正的反教会法律者并且他们的成功者就是现在这个时代的非神赐律法的遵守者。

 

在准诺斯替教和形态主义的理论学说之间产生了争论,并一直延续到第四世纪。争论的每一方都有大量的有说服力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为了支持他们的学说而作的,但是都被教会收取。他们写了从彼得,托马斯 ,飞利浦的福音书,还有彼德的使徒行传,约翰,托马斯等,在他们中没有出现任何关于新约到旧约的的解释方面的复杂问题,特别是在作品(彼得后书 3:16)中。对这些伪作品的否认记录在谢巴比奥的作品里。在他给教会的信中,他讲到,为了否定彼得单独的福音书:我们应该接受彼得,所有的使徒和耶酥,但是我们可以否定他们的作品,那些虚伪的作品,因为我们知道,类似的机遇不会再有(以非所书 VI. 12:3)

 

因此一切都是明了的,在小亚细亚建立的教会一直到第二世纪的中期,谢琶奥也没有派遣使徒去。这是符和文章的,我们曾读过的游斯丁,波利卡普(Polycarp),爱任纽等书。因此,三位一体的和撒播特的教会在很早以前就同意了这些观点。这被称做传统的教会,在那时后否认了复活节,却遵守了安息日的制度,信仰了另一种观点

在传统的教会中保罗信札没有进展的很快,也很不明了。大约在180,萨迪斯茉莉特建立了旧书目录,他称之为“旧约的书”,这句话中的新书是指新约。但是这句话不是他自己臆创出来的。费懊是一位现代派的作者,他从吗太福音中引用了很多论据,还有约安中的怀念圣灵的父亲的作品,但是当他做出了对巴无那的支持以后,以弗所书,彼德1,他就应该象对待圣灵一样对待他们。阿节那在这时候,对待福音书就象对待预言家一样,为了使徒们从新树立起这种威望,就象以弗所书一样。太节在福音书的准备的过程中,申命记(170),给我们介绍了其他的利用的四本书——指示,从游丝金的时代四本福音书就没有争议了。(词典527)

 

四本福音书首先被游斯丁利用的观点是建立在非预言的基础上的。从他的解释中可以考察出对四本福音书没有任何的怀疑。在事实上,这些使徒逐渐的合作了这本书。关键的是在旧约一直是新约的中心。旧约是永远没有界限的。事实证明,新约是是谎言之后的基督教的圣书

 

作者抛弃了其中的一些,因为他们曾试图影响改变罗马-亚历山大这一环节。耶里米记载(390),塔及曾两次拒绝了巴兀立的书(也许 提摩太前后书),但是最终还是接受了提摩。

 

别阿而在自己的文章里回忆到,斯库拉殉教者在北美向官员讲到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里还遵守这样的仪式。

“我们的书籍和神圣的巴为而”。这些书籍应该再现,为了包括圣经,为此它们被收集在这里,艾比嘶拖人没有从新计算这些书籍,但是是和他们的地方对应(527)

 

被称做旧天主教的,或者普遍教规

我们在这里将会涉及到很多基础理论,膜拉韬利安残片,亚历山大大帝的宽大,伊纳爵和梯图斯。

 

在第二世纪的末尾我们看到,教规一直保留到我们这个时代,只有一小部分的汪达而人在教会的所有领域里被承认。这使罗马的人数有所增长,就象在牧拉拖而的教规里人所周知的一样。必须还要注意一点,耶力米来到了罗马从笆篱卡而,成为了里昂的艾比嘶克。(参见文章所有社会的教会的分布,安息日的遵循(No122))从这些属于亚历山大学说的作品的研究来看,和所有的卡发各一起,同时景仰了第一世纪的基督教的拉丁的代表,后来成为教僧的,我们得到这样的认识,什么是公共的基础:所有的这些作者都认为最美好的不寻常的一天,一直到我们的今天。但是以前的使徒们的观点,例如象耶力米,毫不怀疑的属于三位一体主义的,不可能象天主教描写的那样,因为他们所支持的学说最终完全由阿发那人遵守,我们所熟悉的尼可时代的天主教,康斯坦丁和卡尔瑟登(祝福(No040),527)

 

莫拉韬利安教规——这是带有简短的产生,持续时间的注解的新约。它是在第八世纪的包庇奥被发现的,保存在米兰阿母拉丝的图书馆里。在1740年由牧拉拖出版。它是希腊的译文版,是在罗马用几年的时间才完成的,一直到第二世纪末(词典 527)

 

那时侯没有人怀疑目录和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克福音有关系。在这里应该包括福音书,这表明了第二世纪的观点,是圣灵杰出的作品

 

虽然各种理论都包括在福音书之中,但是并没有对信仰的人有什么区别; 在它们之中只有一个圣灵,遵守复活节,安息日,是和他的继承人的连接,和他的第二次复活。(见词典527)

 

别阿而(Beare)坚持一种观点:上帝的感召和四本福音书内部的统一不可能再明确的被证明。

后来目录转到使徒行传,后来又加入了十三本巴为而的作品,三本诗篇。在其中声明这些文件是由朴诺作的(在爱之外)其中包括天主教会的神职人员的评语相对于教会的学科(见 词典)

 

在这里教规被用来作为天主教的术语,主要是在罗马——天主教的方面,就象我们今天理解的一样。

 

别阿而指出,教规在一些文件上做出了引文,以保罗马里昂派的名义,还有一些其他的不能列入到天主教之中的,因为就象毒药不能和蜂蜜混合在一起一样。(引用教规)

 

以后又讨论了犹大和约翰(很显然约翰一二书都是匿名作品)。还有约翰和彼得启示录不能被公开的宣布,甚至在预言家和使徒之间,原文是这样写的:这个教规包括现行的22个教规,包括福音书,十三部巴为而的作品,三部天主教的作品(约翰一二书,犹大书)和启示录。它包括两个文件:智慧,所罗门和彼得,这些是不许在教会中读的。

 

包括智慧,也在这篇文章中完成(词典同上)

 

克里们特从亚历山大展示给人们的是四本福音书,埃及福音书(思特而II,93,1)十四本芭污林的作品,其中包括以弗所书,遵循他的基础。他从巴为而的作品 中移用了一部分符合基督学说的,例如,旧约。他甚至还利用了彼得前书,约翰一二书,和犹大书,(艾布游斯,他做了注解)和启示录。他还利用了阿泊卡林的作品,瓦那和克里们特,1,但是它们没有讲述教规的实质和观点。

 

在第二世纪收集了更多的作品,其中有耶力米目录。从这些作品的研究中我们可以发现四本福音书中的引文,十二封芭污林的信,毫无疑问费力摩那也被包括在其中(别啊而)他从彼得前书那里移用了译文,还有约翰一二书。约翰三书的出版又成为一件重要的事件。因为出版是在特殊的情况下进行的。他还引用了启示录和以弗所书,但是别啊而认为,这些引文很少被看到。他的老师,笆篱卡而,也引用了彼德的作品。我们知道,以弗所书是这个法规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可以做出结论,第二世纪的三位一体主义者没有完整的教规,就象我们今天所知道的一样。他们也接受了巴司徒的学说。反基督教的学说可以更好的理解耶力米,就象我们在上面所见到的一样。耶力米坚持认为福音书是上帝教会的四本书。

 

爱任纽认为福音书世上所赋予团结的四根基柱。

 

就象我们居住的世界一样,有四本福音书,四面的风,因为教会分布在世界各处,而福音书是教会的支柱,生命的气息,似乎到处都是永生的人民。由此可见,关于万物的语言是宣布给全人类的,在第四个系统中给我们福音书,由一个圣灵聚集在一起的(耶力米,以弗所书III,11.8)

 

爱任纽清楚的阐明,圣经已经完成,因为我们按照上帝和圣灵的话在做(爱任纽II. 28.2)

 

因此,圣灵的学说就象以前的教会的学说一样。旧约是完整的,有号召力的,不是唯一的,能解释新约的

 

爱任纽非别了天使的表达意义,这些福音带来者人面天使是马太,牛头是路加,鹰面是马克,狮头是约翰(这些文献由后期作者不同的分别(参见文章以结西幻象的意义(No108))

 

由此教规是教会使徒的作品,是从罗马产生的。

 

从这一时刻产生了拉丁基督教的第一个例子。在二十年的时间里他研究了耶力米,遵守了拉丁基督教的一切,一回到莽达,就开始传播拉丁教会的精神,和在罗马所遵守的一切。他认为福音书是理论的工具,(比约书更广)法规的术语,相应的,法规的力量。他们是由使徒们和直接的研究人员写的。作品的成败取决于材料。“耶酥基督的威望意味着什么,因为他使使徒成为能手”(马里昂,六章,2)。只有一个福音书他认为是权威的,当然不属于新月,就象马里昂选择的一样

“手不是使徒们的,使徒们只是凡人,而不是能手,但是学生低于能手```。事实上,吗而次以巴为而的名义出版了福音书,但是没有一个有权威的支持他,这也不会是足够的对于我们的信仰”(同上,参见 Beare 528)

 

福音书也不会是完美的,也应该有旧约的支持。在所有的教会的分支都是这种观点。教会权利的意见是,给下一代,逻辑上可能在第一元素中表达,如果不知道节而土里啊,在第二种元素中做出的。由此,教会可能讲,只有遵守法规和约书(以塞亚书 8:20),不可能做任何改变

 

节图林将教规作为四本福音书,圣保罗十三篇使徒传,启示录,约翰福音,彼得前书,和犹大书。希伯来书也有这些基础。他有22本教规和补充的希伯来书,在那时侯,他拒绝了罗马。

 

节图林从他的乐观主义发表了意见,罗马占领了信仰的中心。罗马:

混合了法规和预言家在一起,在此树立信仰。(Tert. Presc. Her. XXXVI)

 

他写到:

如果我出版这篇关于我们的信仰的文章…在旧约之外,我将用新约来支持我的意见…。看,因此,我在看不到的上帝的福音书中(Adv. Prax. XV)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服从的理论,他逐渐的发展成为三个唯一的理论模式,最终成为三位一体主义。它包括了旧约中的最优秀的观点,可以看到的和不可以看到的。因此在这个时候圣经给我们展示的是唯一的建立在法规和预言的基础上的。节图林为了自己的草稿而扫兴,当建立了永恒的罗马和失败以后,在法规中他受到威胁

 

法典的效果

在第二世纪在书籍中开始利用法典条款,为了使论据更加充分,因此为了方便不能超过两伏特的长度。这已经是足够的了,为了保证福音书的容量和其他的大型作品,例如,启示录。利用法典,他们把所有的文件搜集到一处,然后再装订到一处 。因此第四本福音书可能来自一个法典。这是有可能的,我们在上面已经看到了。圣经的思想就是一本书。这已经在第二世纪就已经证实了,这样才能强调重点,他们是联系在一起的。教规是在文章编辑中的主要的部分。

 

希拉和拉丁教会的法规

在第三世纪教规开始实行。只剩下了很少的一部分有分歧。使徒的四福音书丛士麦那传到里昂是基于一元神思想。

 

在亚历山大也保存下了希伯来书。约翰福音3还有彼得后书,它们在各处分布叙利亚的教会至今还保留着22本教规方面的书。一直到五六世纪,这种形式也没有根本解决

 

奥里根把克里们作为学说来研究,并从内部来分析它。他在别杂林结束了他的工作,之后他产生了争论和亚历山大的艾比嘶克。他认为,圣经只是心灵的思想,它可以表达含义。在圣经中的上帝的语言,使他信仰,他是被召唤的(第一戒命IV. 15-16)

 

因此,圣经被保留在亚历山大和丝米拉的学说之中在西方。奥里根建立了他认为世界闻名的学说和争论。从 闻名的四本书中他包括了四本福音书和芭污林书(14),包括以弗所书(别看他知道,他们不支持巴为而的理论,其中的几点是有争议的)。使徒行传,约翰一书,彼得前书和启示录。在有争议的作品中包括:希伯来书,彼得后书,约翰二三书。显然,他还包括了派司土目录(别阿而同上529)教规由此闻名。他是建立在使徒的教会的基础上的,就象我们看到的一样,在第二世纪,在亚历山大,和其他的东方的教会相比,有一些文章成为有争论的。他记载了耶和华,并坚信犹大是耶和华的兄弟。他接受了启示录,但是他强调,约翰,西庇太的儿子写了阿芭卡里司,虽然当时不许他写作(别阿而同上)

 

这个论证是在启示录中做出的。根本的 影响是在那时侯学说已经遍布亚历山大和罗马。他并不认为他们是属于法规形式的。

 

现在我们继续研究以历山大的黛奥尼夏关于启示录的问题。

 

戴奥尼夏在231 年成为亚历山大的学派的主要领导人。他研究了是否在约翰福音中写入了关于法规权利的问题。他认为,它是很好的一种形式,因此属于另外的作者。这个论证是真实的,因为启示录是给耶酥基督的,我们可以意料一些形式,在第三个学派的基础上。大多数的奥立刻的研究者否定了他。他们中的很多人在那个时代成了很有影响力的人物。那些反对他的人把他记入到擦林付之中。真正的否定启示录的原因是几千年的文献结构不不同意反法规主义和亚历山大的思想,就象游丝金以前讲过的一样,我们可以为了基督教而区分非基督教的。在反对启示录的学说中还加入了路喜那学派。陆架那主义者在自己那已经有了耶子德记,也许对启示录的否定是由于他们对三位一体主义的结构的不理解,还有325年在尼西亚的治争论

 

启示录中支持了每副记,在东方书成了不可否定的就象在罗马,在非天主教的体系中也是一样的(所有社会的教会的分布,安息日的遵循(No122))最终希腊的教会把他列入到自己的教规之中,但是他没有完全包括新约中的第三部分。在叙利亚的教会之中也把他列入到总的教规中(别阿而同上)

 

303年开始,帝王及可列采取了更加系统的教会的研究。他一直持续了三年在东方,在西方大约持续了五年。教会中建立了自己的图书馆,不论在总体上还是在部分上。他必须解决那些书籍是神圣的,那些书是不可以传播的。一个学派认为可以传播任何的一本书。这引起了强烈的争论。因此,只有那些神圣的书籍才可以研究。其他的都被销毁。因为它们 可能被传播。

 

需要指出的是,争论在那些非使徒中间也很普遍。这是不可避免的。在325,开始了耶子德的历史时代。在尼可的统治时代,形式多少有所变化,就象奥立刻讲到的一样。他回忆了天主教的七本史书,谈到了耶和华,犹大,彼得后书,约翰2,3,等有争议的作品,还有约安和耶和华之间的争论,正如我们都知道的一样(III. XXV3.)他在启示录中添加了一些目录(也许它们也是正确的)这种观点来自作品之中。今天,借助历史我们可以解释,但是很困难,甚至在传统的教会中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耶子德对教规的观点是很偶然的,因为康嘶潭丁委托他准备50 份圣经。不幸的是,这些书都被丢失

 

另外的一个希腊的教规的目录是在第四世纪出现的。其中包括我们的27本书。除了启示录以外,圣经中都已经完备了。也比附的所有的书籍都包括在了这个目录之中。启示录成为一种基本的政治的结合,正如我们所见到的一样,不是最后的来自耶路撒冷的对世界的统治,也并不是关于罗马遭到破坏的预言的实现(启示录17-18,21-22)

 

其它的希腊文列表有可能成书于公元四世纪。耶路撒冷的西利尔在写于367年的自己的第三十九封信中提出了一个目录,这是被认为很有说服力的。他列举了旧约,然后是27本新约。

 

所有的以上列举的包括7,天主教的书信都属于一个类别。在某些地方目录只能对启示录和耶子德进行区分,这是第九点或者最后的一点。埃及学说——约翰,康嘶潭丁没有被利用在启示录和四本天主教的信中:约翰二三书,彼得后书,犹大书。这需要理解,他们利用了柏拉图主义的方法没有,这对理论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在第四世纪末产生了影响。一直到现在还存在很大一部分希腊的教会,400年在叙利亚康嘶潭丁又从新列举了27本书,除了启示录以外,还增加了克里们德,1 以及 2。这个法规被56个统治者在692年确定。这个事实和康斯坦丁的行为有关在381,这可以用几种原因来解释

 

在这些目录之中,没有耶力米和杰图里啊的,但是我们从耶力米可以知道,他也是其中的一员,他们的公共的应用证实了教规的结构,但是正如预料的一样,这种文件是很少见的,四本福音书,使徒行传,13封书信,约安1,彼德2,和启示录都被响应的移用。(及仆连,拉克达等)就象圣书一样。没有一个拉丁的作家在这个时期没有利用福音书,使徒行传。他们还经常怀念那些没有责备他们的地方。在尼可的三位一体主义的复兴以后大约在327,康斯坦丁得到了政权,拉丁教会也加入到这场冲突之中。西拉力由于他的观点被赶走。(357-361)他是最早的教会的服役人员,这在以弗所书中有记录。以前的时期从来没有这样认为。在总体上,它作为一本汪达而人的书,是以巴为而的风格而做的

 

在圣经的译文中包括了27本我们的教规。在他的给芭污林的信中(艾比司铎53,385)

 

有初步的对七封信的认识。他强调,耶和华和犹大是有争论的,但是还是有威望的,并被教会利用在过了一定的时间以后。他讲到,彼得前后书,按照风格有很大的区别,使徒们可能利用了不同的文献。他承认约翰一书,象大家所公认的一样,并谈到约翰二三书,是约翰的作品的精华。他甚至坚持认为旧约的传播和启示录可以被教会利用。

 

教皇达吗宿司赞同了耶力米的理论。但是,露非曾利用过的教规表明,这是不取决于耶力米的,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准确的教规。阿母部最终同意了合拉力。(别啊而531)

 

教规被北美洲的统治者承认,这是在393年到397,八月论坛实现了统治。教规由39位统治者宣布:

 

在教会中不会有教规以外的任何作品以上帝的名义被宣读。

 

旧约被统治者列入,并继续:

 

从新约:福音书,四本,使徒行传一本,保罗信札13,以弗所书一本,彼得二本,约翰三本,犹太书一本,犹大一本。

 

叙利亚教会教规

叙利亚教会的教规认为是不详细的一直到第五世纪之前。虽然在这里旧的叙利亚的学说支持了福音书,保存在两本手迹中,其中也应该包括申命记。在第二世纪的终期,和第三世纪的开始,使徒行传被翻译成叙利亚的语言。这就使第四世纪末叙利亚能建立自己的教规,借助申命记,使徒行传。一共有15份文件被补充,用亚美尼亚和拉丁语言。这个教规被17本书利用,(320-373),他现代的,包括官方的学说,370年作的。在400年福音书,申命记,哥林多书,被取消。为了证明它们是服从希腊人的,并在安及毫的影响之下(531)最后的一版书是在埃及的影响下,在第五世纪前期完成的。文章由四本福音书组成,三本天主教的史书,希伯来书,彼得前书,约翰一书。从这个观点出发叙利亚人禁止了申命记。至少销毁了两本副本,没有一本保留到今天。

 

从第五世纪开始清除叙利亚的教会。在东方没有叙利亚的学说,而在西方,我们都知道。非叙利亚人继续进行了研究工作,这是最古老的波斯和阿拉伯的理论学说。这是建立在一本阿拉伯的书基础上的,当然也有伊斯兰的。在508年进行了更改。这本文件是以希腊的一本手迹为基础的,包括七本天主教的史书和启示录

 

以后的工作在黑克尔的托马死领导下进行的在616,但是这种观点没有能加入到陪嘶帖记中。因此,叙利亚有了自己的主要的教规,一共22,其中不包括四本史书和启示录

 

这些教会的教规得到了继续发展,就象我们见到的一样,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教会又在汇编中增加了八本书和二十七条指令,被称做西度司。约安也在730年加入了使徒宪法,这是他添加到新约中的。在拉丁的教会中在中世纪也被扩充,共加入十五本史书,这是在第六世纪第一次出现

 

在十六世纪从新改编的时候,一些罗马人又从新讨论了这些书籍,但是他们没有改变任何教规和习俗。

 

最终的立场

康斯坦丁教会邀请,或者天主教的帝王,西班牙的佛多西。他被坷拉人洗礼,他自己是三位一体主义者。康嘶潭丁被三位一体主义者洗礼(耶子德,尼可摩记),并继承了以下的帝王们,包括瓦连,阿拉人,嘶为人,隘路及人,和哥特人等被集中统治在三位一体主义下。天主教的建立日期被改变,381,在康斯坦丁从新宣扬三位一体主义。尼可只是短暂的战胜了三位一体主义,因为康斯坦丁又重新保证了一元论的权利,并压抑了三位一体主义多年。

 

381,康斯坦丁被邀请参加讨论教规的制定。但是这个统治者并没有说服啊发那人,因此他们返回了天主教在以后的时候。啊发那人重新把启示录包括在教规中,在卡怕东居民中。(例如,克历历人)

 

寄往基督教的史书是旧约。使徒们坚持了自己的意见,所有的史书(在那时侯旧约)应该被用来解释修改,补充学说,上帝是一个万能的人。(提摩太前书3:16)

 

在这个时期奥立刻被翻译成欧洲,美洲语言。而叙利亚的理论学说已经被放弃。(美洲西部 170)。叙利亚的理论是属于第三世纪的。叙利亚的语言一直繁荣到17世纪。在第8,9 世纪它被阿拉伯语言排斥,大约在13世纪它就消失了。亚美尼亚的语言是耶路撒冷,撒吗林,各林三种语言的之一,它共有44个词被保留在希腊新约语言之中。旧约当然是用希腊的语言(19世纪机)

 

我们的目录有一些早,新约的文章用的是英语,是从耶里米亚的拉丁语言转化来到的。它用的一些术语在382-405年被更改,接受康嘶潭丁是很重要的,393年和397年有所增加。兀立达是意大利唯一的学说(从第二世纪开始)。它存在了很长的时间(参见 比较圣经)

 

从埃及的摩扑非棵学说,不象卡普特学说那样准确一些,属于第四或五世纪的作品。亚美尼亚的理论是第五世纪的作品,但是艾佛扑或者上埃及的作品属于第三世纪的

 

所有的这些古老的学说都包括吗太福音中的二十首诗篇(参见 钦定英文圣经),但是后来被排除了。这篇文章在关于语言问题的文章中进一步进行了讨论语言问题(No109)

 

耶力米的术语,可能是不成功的,因为一些拉丁的教会的学者直接引用了我们的作品。杰度里安(150-200)属于这个例子(见 吗而卡 Adv 4:1,利用了福音书和新月)露非利用了术语novus et vetus instrumentum(Expos. Symb. Apostol.),后来阿伏金利用了这两条术语,按照耶力米等以前的作者的惯例(克蓝上帝20:4)从兀立甘特的术语(克蓝上帝20:4) Testament出现了英语和德语的圣经。希腊的diatheke意味着同意,赞同上帝的利用(参见文章上帝的新约与旧约(No152))

 

由上帝的约书组成的圣经是上帝的语言的形式,(耶里米15:16; 约翰福音17:8,14,17)上帝的讲述是为了教育我们,让我们信仰,而不是为了我们简单的研究,危机,去追求否定的权利和上帝的威望。他所讲过的话将是我们的命运。(约伯记12:48; 申命记18:19-20; 以非所书4:12 )这个教规在新约的95条中讲:

 

成千上万的不信仰的人今天参与信仰,尼瓷占据了统治者的位子,325,划分了圣书,按照某种方式,或者某种欺骗,在忏悔之后,号召的书籍显露出来,虚伪的被排除了。

 

这段历史从“约翰教皇”开始,不信仰的人结束他们的错误,在“琶扑司”的定义下,一位老教父,被称做耶夫子的(3),“耶扑司”,写了AD115 The Encycl. Brit,11TH(Camb.)737,提出了在60-135,他的生命。

 

但是教皇约翰使这段历史更有现代性,曾有一位德国的理论家,生于1549,1601,他出版了希腊的MS。这部MS不可能超过870,因为在作品中记叙的事件在869。到今天为止尼瓷已经分化了自己的政权544,他的成员已经在五世纪时死去。尼瓷也被邀请参与教规的讨论。教规中没有什么关系于史书,在使徒行传或教规中不能找到它。即使按另外的方式,统治者也不能控制新约教规的编写,就是民族的法规也不可以

最杰出的事实是:

 

耶和华讲

圣经是一个整体,它宣布了他的这些话

 

通过影响也能证实,啊发那给以卡而发提示。天主教的教会没有能限制圣经。这是上帝的圣灵做的。统治者们只能知道这是古老的事实(参见 比较圣经168)

 

圣灵(参见文章圣灵(No117))被确定为三个唯一的第三个元素,当还没有区分上帝的第三个元素的时候,也许啊发那曾想过。但是圣灵以圣经为条件。啊发那曾经寻找过巴为而的学说,一直到他自己被毁灭。彼德把巴为而的作品划分在史书一类非理论的一类,但是他曾经追求过巴为而的学说,有时候很困难,就象他讲的一样,为了理解,可能要毁灭自己(彼得后书3:16)。典型的例子是错误的应用术语Works of the Law (ergon nomou)在保罗的作品在加拉太书和歌罗西书(见 作品法规的差异(No096))

 

上帝通过他的使徒和预言家讲出这些辉煌的法规和诤言,叫做圣经(见 以塞8:5,11,20; 马可福音12:26; 路加书1:70; 约翰福音9:29; 使徒行传4:31)。这是对信仰的理解。当然人民在很多年进行了争论。这些人民也许否定了上帝的权利和他的语言或理解,就象基督讲的一样圣经是上帝的预见,而不是他自己的作品或者语言(约翰福音4:34; 5:25-29,30,3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