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基督教会

[088]

 

 

 

基督教原本的道理

 (Edition 1.0 20020810-20020810)

 

三位一体论并不存在直到在公元381年君士坦丁堡议会为它下定义。在公元325年的乃西,三元论尚未成形。在那里,只有二元论的体制基础被制定下来。所有的天主教会都是一元论的直到形式体制在第三世纪初从亚迪斯的崇拜进入罗马。

 

 

Christian Churches of God

 

PO Box 369, WODEN  ACT 2606,  AUSTRALIA

 

E-mail: secretary@ccg.org

 

(Copyright ă 2002  Wade Cox)

 (Tr. 2003)

 

本文可以在未被更改和删除的情况下自由传播和拷贝惟其中必须包含出版者姓名和地址以及版权通告。取得拷贝版本者无需付任何费用。在评论性文章和讨论中所作的简略引述不受     版权牵制。

 


从互联网业上可以访问到此文:

http://www.logon.org and http://www.ccg.org


基督教原本的道理 [088]

 


介绍

第二世纪中期的罗马教会把基督看为旧约中的赐摩西律法的大天使。这种看法记录在贾斯汀马德(Justin Martyr)给代表主后150-155年的教会的罗马王的第一个道歉First Apology )中。神性从流行于第二世纪的独神论转变成第三世纪的异教徒构造,然后从327年尼嘉(Nicea)看法的二神论,之后又到一神论的回起,再到381年三神论的兴起。现代的天主教立场在第一和第二世纪的罗马可能会被认为是异端, 更何况是在使徒学校的保守地区。

主流基督教的现存信条是第四世纪活动所形成的。它们都是试图让康士坦丁的神学基于早期的基础之上。

尼嘉信条(Nicene Creed)其实是一个在381年康士坦丁大炮(Canons of Constantinople)的一个重建。尼嘉的大炮"遗失",信条被重建,以便使它看起来像是早期的信条。


所谓的信条使徒(Apostles Creed)也是类似的发明。

使徒在五旬节写的传说是中世纪所流行的一个神话,据说可追溯到第六世纪(参见 Pseudo Augustine in Migne P. L. XXXIX, 2189和Pirminius ibid LXXXIX, 1034; 天主教百科全书Vol. 1, p. 629)。


据说,它也在安伯斯(Ambrose)的证道中被预示 (Migne P. L. XVII, 671; Kattensbusch I, 81)。那证道显示信条是被十二个不同的工人拼成的。所以那十二个工人便成了十二个门徒。

路费奴Rufinus (ca 400)) (Migne P. L., XXI, 337) 详细地叙述了信条的构成, 也就是他承认在早期所收到的。他没有将每篇文章交给信徒,说全部的工作都要在五旬节进行。他在这里用这个象征词来叙述信仰的规则。


这条件最早的例子是在主后390年的一封米兰执委写给斯利雪教王的信里(Migne, P. L. XVI, 1213)(cf CE, ibid)。


这词是Symbolum Apostolorum (使徒的信条)。


在米兰执委之前也没有任何记录这信条或象征的例子。

总结很明显。康士坦丁之后他们面临解释新三神论制度的任务并寻找一些他们可以重组的象征或资料, 就是在尼嘉325年重建康士坦丁执委以前。他们之后发明所谓的信徒信条来给新的三位一体体系的神学一些能接受的基础。


"Symbolum"这词在第三世纪的塞浦路斯人(Cyprian)和分密联人(Firmilian)的作品之前并未出现。分密联人认为信徒是"三位一体的象征",并把它当作是洗礼仪式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Migne, P. L. III, 1165, 1143)。卡登布斯(Kattensbusch)设法追踪在特图联(Tertullian)时这些字的用法 (cf. II, p. 80, note and cf. CE ibid. p. 630)。


信条的概念被认为出现在"regula fidei", "doctrina", 和"traditio"术语中。这些术语、信仰的规则、教条和传统是没有办法隔离所谓的使徒信条的存在的,而且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样做是对的。其实,从我们现今还保存的作品中发现书面的信仰论述把第四世纪 的信条当作异端。


十九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哈纳克(Harnack)说使徒信条只是反映了第五世纪最早的后半期的高卢南部(Southern Gaul)的教会的洗礼悔改 (Das apostolishe Glaubensbekenntniss, 1892, p. 3; cf. CE ibid)。罗马天主教徒,合伯瑟斯顿( Herbert Thurston)同意这看法,可却说不是在高卢而是在罗马信条的形式得到了最终的确认(ibid; cf. Burn, The Journal of Theological Studies, July 1902)。

这两个都认为另一个比较古老的R型信条在第二世纪时出现在罗马, 而瑟斯顿努力证明这应追索到使徒时代。

早期的R型是如此:

1. 我信仰天父万能的神;
2.和 信仰耶稣基督,他的独生子,我们的主;
3. 耶稣基督生于圣灵和圣女玛利亚;

4. 在比拉多的命令下被钉十字架和埋葬;

5. 在第三天他从死里复活;

6. 他升上天,

7. 坐在天父的右手边;

8. 就是他将要审判活着和死的人,

9. 而在圣灵;

10. 圣堂;

11. 罪的赦免;

12. 身体的复活。

这是我们在第二世纪罗马可找到最早期的信条。


T资料(第五页下) 是被罗马天主教承认在罗马700年之前达到它最终的形式的(ibid)。

所以"天与地创造主"概念的宣示被添加如 "下地狱", "圣徒的圣餐礼", "永生"这些字和 "受孕" "受苦" "死" 和"天主教"。

若有一个早期的文件,它就是基于这里的概念和特图联的写作的,我们可从这里做一些重组。

毫无疑问,后期的使徒信徒是个虚假的文件,记载了一些会被早期教会拒绝的观念。

特图联(Tertulian)信条的要素

我们可以从在200年特图联的文章中重组古罗马教条,而瑟斯顿也为了1907年的天主教的百科全书第一集的630页在他的原作中这么做。

鉴于该意图的三篇文章为:

De Virg. Vel. (P. L, II 889)。

(1) 信仰一个全能的神, 世界的创造者。

(2) 和他的儿子耶稣基督,

(3) 童女玛利亚(米丽亚姆)而生

(4) 在比拉多命令下被钉十字架,

(5) 在第三天从死里复活,

(6) 在天上被迎接,

(7) 现在坐在天父的右手边,

(8) 将会来审判活着的人和死了的人:

(12) 接着身体复活(见下边)

Adv. Prax. ii (P. L., II, 156)。

(1) 我们相信一个神;

(2) 和神的儿子耶稣基督;

(3) 童女而生;

(4) 他受苦而被埋;

(5) 复活;

(6) 再次带到天上;

(7) 坐在天父的右手边;

(8) 将会来审判活着的人和死了的人;

(9) 那被天父和圣灵差遣的;

Praeser., De. xiii and xxxvi (P.L. II, 26,49)。

(1) 我信仰唯一真神,创世主;

(2) 世界称他的儿子为耶稣基督;

(3) 通过圣灵和天父神的力量在玛利亚[米丽亚姆]的腹里成肉身,并由她而生。

(4) 被绑在十架上;

(5) 他在第三天复活;

(6) 被抓在天上;

(7) 坐在天父的右手边;

(8) 将会带着荣耀把永生带给良善之人,而把邪恶的丢到永烧的地狱火;

(9) 差遣他圣灵奋兴的力量;

(10) 来管制信徒(在这文章(9)和(10)是在(8)之前如瑟斯顿记载的)。

(12) 肉身的重建。

我们可以从这两个文章看到R型文件之后被现存的T型文件所取代。瑟斯顿否认古老的R型文件真地被认为是使徒的原始信条, 要不然他们早就更改形式了。

重要的是,它们各不相同。一直存活到第二世纪结束时的R型文件和特图联都是绝对的一神论。那些早期的文件说到了成肉身之前耶稣基督的先存。这件事在克斯(Cox)被检验, 稣基督的先存 [243] , (CCG, 1998)。

这绝对强调了肉身从复活到审判和永生。

耶稣基督在第三天是由天父而复活的。

他被神的力量,即圣灵,所孕育。这样圣灵是个力量而不是一个人。

R型文件的观点(11)是罪的赦免, 而特图联在他的作品中却省略了这一点。毫无疑问,他的这个观点之后使他转而信仰孟他努派教徒(Montanist)的教义。

特图联已经引用了这个事实,即犹太人守安息日, 新月和节期;他们成了神所爱之人直到犹太人滥用它们才改变。他错误地歪曲论点,承认它们被遵守并且异教徒比基督徒更忠心遵守他们的节期。(Tertullian, On Idolatry, ch. XIV, ANF Vol. III, p. 70)。

死人的复活是针对肉身的,所以天堂和地狱的存在被否认。我们可以参考以下的早期文章来肯定这方面。

我们知道早期教会从来不曾这么强烈地坚持神的唯一,即天父,否认了天堂与地狱的存在。

我们知道一个事实,即三位一体在头两个世纪中并不和基督教有任何联系。我们最熟悉的是安迪亚克的特腓力(Theophilius)的作品,它所用了术语trias三叠纪,在其作品的英文版本中被误解为三位一体。这事件在克斯的文章里被检验,  关于神性的早期神学 [127] (CCG, 1995, 1999)

在Anicetus安尼策都被提升到罗马主教的席位和为了替代逾越节而引进异教徒的复活节制度期间,贾斯汀·马德(Justin Martyr)是挂多德斯曼纷争(Quadrodeciman Dispute)的初期的教会制定教义和发表见解时所参考的有价值的对象(见克斯,  圣诞节和复活节的来源 [235]  (CCG, 1998), 和 The Quartodeciman Disputes (No. 277) (CCG 1998)。

贾斯汀确定基督就是在西乃山上把律法交给摩西的天使(第一个道歉, ch. LXIII, ANF, Vol. 1, p. 184)。他认为基督是天父委任和诗篇45:6-7 (Second Apology, LXXXVI, ibid, p. 242)所提到的以色列的下属神。

他也在他写给罗马委员会的第二道歉中说到:

因为如果你已经为了一些所谓的基督徒而跌倒, 可是却不承认这[复活的 真理], 反而亵渎亚伯拉罕的神, 以撒的神, 和雅各的神; 就是那说没有死亡复活的, 和那些死后灵魂被带到天国的;不认为他们是基督徒…(ibid, ANF ibid, p. 239)。

贾斯汀也在这篇文章中阐述到,毫无疑问复活将是死的圣徒和耶稣一起复活:

可是我和其他各方面思想正确的基督徒, 都有从死里复活的保证, 和一千年在耶路撒冷,就是将会被建造, 崇仰, 及扩展, [有如]先知以西结和以赛亚和其他人所宣示的(ibid)。

很肯定的是,此时主流的基督徒把天堂和地狱的诺斯替教派的教义视为无神和亵渎的教义(see also Cox,  灵魂 [092] (CCG, 1995);  死者的复活 [143] (CCG)。

早期的真基督徒相信形体的复活到永生和千禧制度, 或Chiliad, 或一个一千年的时期, 即从耶路撒冷的占领,和所有肉身制度末期时的审判起的一段时间。

从艾尔诺(Ireanaus)文章对圣经章节的解释, 我们知道他们也相信神制度的规矩是圣徒复活成为灵性并被选为神(elohim),成为神的使者(撒12:8)。(参见克斯, The Elect as Elohim (No. 001) (CCG 1994, 1999))。

他们的看法是选民会承担起和基督平起平座的神Elohim委员会所应承担的责任。神自己从Elohim升为单数的Eloah神,而选民将会变为和上帝一样的神,并与神在一起。这样,上帝在扩大自己,而圣灵是作用于该意图的力量(Cox,  魔鬼的审判 [081] (CCG, 1994, 1999) 和圣灵 [117] (CCG, 1994, 2000)

把星期日的敬拜引入罗马是受到神秘和太阳教(Mystery and Sun Cults)的影响 (见S. Bacchiocchi, 从安息日到星期日, Pontifical Gregorian University Press Rome, 1975)。这个错误导致了一系列的创新,比如复活节的引进。当Anicetus出于政治目的而引入复活节时,罗马之外的教会反对这个复活节,其代言人是名为Polycarp的约翰门徒。当192年的教主维克托强逼罗马的教会一致接受它时,作为Polycarp的继承人的 Polycrates不能阻止错误的蔓延。不管孟他努派教徒的错误,基督教会便分裂了, 这或许是第一个大分裂。那是照着维克托的命令而行的,他宣称那些不接受复活节替代逾越节的人为被咒逐的人 (克斯, (No, 277 op.cit)。

所以第一个主要的分裂是和逾越节/复活争论节一样发生在主后192年,当时复活节被罗马教会强力推行。(参见 The Quartodeciman Disputes (No. 277)325年的尼嘉委员会议显示了许多的异教教义通过敬拜Attis雅提斯和复活节制度潜入了教会,这样另一个分派就从尼嘉委员会中出现了。

创新在秘密的异端和教会领袖的政治利益的驱动下不断地向前发展。通过康士坦丁会议(Council of Constantinople)极大的三神论错误出现在Cappadocians加百多的领导之下;奥格斯丁Augustine强硬地把神学引入到内部神性的反省之后就再也没有恢复过。

所谓的尼西亚信经是在381年从康士坦丁那里形成的,因为经书据说被遗失的了(见克斯 (Binitarianism and Trinitarianism (No. 76) (CCG, 1994, 2000))。

瑟斯顿所说的T文件是:

(1) 信仰上帝全能创造天地的天父;

(2) 和耶稣基督他的独生子我们的上帝;

(3) 就是通过圣灵受孕,由圣女玛利亚所生的;

(4) 在比拉多的命令之下受苦,被钉十架, 死亡和埋葬;

(5) 他被降到地狱去; 在第三天他从死里复活;

(6) 他升到天上,坐在全能的父神的右手边;

(7) 从此他将会审判活着和死去之人。

(8) 我相信圣[灵],

(9) 圣天主教, 圣徒的合一:

(10) 罪恶的赦免,

(11) 身体的复活, 及

(12) 永生

瑟斯顿注意到除了对拉丁文的详细检查之外,不同点是R文件没有"创造天和地的主宰", "降到地狱去", "圣徒的合一", "永生"等术语,或 "受孕", "受苦", "死亡"和"天主教"这些词。瑟斯顿认为很多或许不是全部的 单词都380年的巴勒斯坦的哲罗(Jerome)所认识的(是指Morin in Revue Benedictine, January, 1904, ibid)。

若我们要接受这个观点,错误是直接针对381年的君士坦丁堡之前的卡百(Cappadocians)的资源的。

回教的成立是大势所趋。在632年神学和独神论分裂的基本功夫已经预备好了, 就是慢慢的疏远直到历史上最大的大屠杀的来临。犯罪者是三神论者,相信冥府的人和塔木德学者,他们都为了自身的利益说谎和歪曲宗教历史,并且杀害了吐露出原有信仰实情的人,以及那些尝试遵守曾传递给圣人的的信仰之人。

三神论和Nicea尼西亚

当今的基督教的最主要的假设是上帝以三个实体或本质存在着这三个实体被描绘为圣父、圣子和圣灵, 不管他们是否被形容为。这三个实体据说形成了三位一体。

另一个相等的错误假设是早期教会是二神论而不是三神论。这是说基督 除了是下属,也同样是永生的。所以两个真正的神边对边的存在为天父与圣子。这就是恒古以来所谓的双重力量异端。这和约翰的见证人相冲(17:3 和1John 5:20) ,他们相信只有一个真神,耶稣基督就是他的儿子。还有保罗的书信在蒂莫书6:16说到只有神是永不朽坏的。约翰和保罗及其他信徒的理解是由约翰的门徒及他们的后代传开的。

上帝被三个同样永生和同等的实体所限制的的理论并不是使徒们和早期教会所传的讯息。上帝为三神之上的观念只出现在基督以先的几个世纪。毫无疑问的是,三位一体的神是在最早的文明国家被发现而传遍东部直到亚洲的。这些观念大部分是接着希腊人潜入基督教而且影响了罗马人。

三神为一在基督教的第一个参考

三神为一在基督教参考的第一个例子是来自安提欧的爱神者(Theophilus of Antioch (c. 180 CE))用了trias 这个字,即拉丁文trinitas 的翻译。这字是他用来说神的trias, 他的话和他的智慧(Theophilus to Autolycus. ANFtrias 被翻译为trinity)。另一个例子是特图联(Tertullian (De Pud, c. xxi, P. G., II, 1026))所用的词。特图联是第一个直接宣称三'个人'为一体的要素, 可是他的逻辑和和理论是非常关键的下属式主义(Schaff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Vol. II, p. 570)。生于希腊的罗马主教戴奥尼夏(CE 262)第一个提出与尼西亚信经最贴近的教义。他所关心的是删除减少三个实体的过程以分离神 (Schaff, ibid.)。

神是一个实体,包含两个生命和一个作为灵或力量的人的断言是来自一个或两个的理论,是之后的第四,第五和第六世纪中三神论主义者所提出的论断。该断言对原本被废弃的trias (上面的)做了更改。这两个三神合一的宇宙学和三位一体论都是现代人所能理解的,可却与圣经不吻合。

三位一体的观念或许可以用两种方法来解释:

1. "三人就是那同样都拥有神性"。 这种观点在尼西亚和康士坦丁委员会之后非常盛行。

2. 圣子和圣灵是从天父而来,就是上帝的唯一来源。这是反尼西亚天父和教会最普遍的信念,一直到尼西亚会议才改变 (c. 325 CE) ( G. H. Joyce The Catholic Encyc. (C.E.) article Trinity, Vol. XV, p. 51)

三一真神的道理是来自一系列与圣经里的证据相冲的错误假设。两个主要的错误设想从以下的引文中就可以明显地看出来, 如:

· 这用来翻译的词都被一个两个或三个形体或本质限制; 而

· 那基督有如神一样的永生和等级为神和天父一样是神。

检验同等和同永生

很多偏天父性质的作家否认耶稣和天父的同等性。同样的他们的逻辑否认两者之间的同永生性。有关的文章有如下面。

贾士丁

我们关于这些事的老师是耶稣基督, 他也是因着这个缘故而诞生的, 而在比拉多,犹大的检察官的命令之下被钉十架, 在凯撒王的时代; 而我们很有理由的崇拜他, 因为他是真神上帝的儿子, 而把他放在第二个位置, 而预言之灵为第三, 我们会证明。因为他们认为我们是疯了才这么认为, 就是我们把一个被钉的人放在永不改变和永恒的神,万物的创造主之后;因为他们分辨不出其中的神秘, 就是, 当我们把它简单化之后, 我们祷告你会留意。 (Apol. I, xiii)

而第一个在天父神和万物的上帝之后的是话语 [logos], 也就是神的儿子。 (Apol. I, xxxii)。

这是错误的, 所以, 要明白圣灵和神的力量, 好像其他除了话语 [logos], 就是神的第一个儿子。 (Apol. I, xxxiii)。

所以贾士丁认为话语是来自神, 就是那有能力独自包容圣灵基本上概念的, 尤其是基督。

天使也被相信是从神的形象所造的。从13, 16 和 61章, 贾士丁并没有鼓励敬拜天使。

贾士丁明确地把基督视为在西乃山上所出现的把律法给摩西天使 (First Apol. Ch. LXIII)。

贾士丁看起来好像是头几个记录介绍星期天崇拜的作者 (见百杰齐 From Sabbath to Sunday, pp. 223 ff)可是他始终还是一个下属观念的人。他怀着一个古怪的看法——安息日和它对犹太人的应用成为一种奇怪的处罚方式。这种看法不被当时的基督徒支持,而百杰齐(Bacchiocchi)相信基督教会从来都不曾接受这样的一个错误信念 (225页)。 他和太佛(Trypho)的对话显示双重信守的安息日和圣日,而看起来他们在第二世纪之中的罗马都有两者兼施。

相信神设立了割礼而安息日只是因为犹太人的败坏而行成为一种独特的记号,把他们与其他的国家和我们基督徒分开使得犹太人只有犹太人可能受苦 (Dial. 16:1, 21:1; 可见百杰齐, ibid.), 使得神因为一大群人的缘故而感到惭愧,而这正好与整个悔改的理性改革相反。虽然有这种错误, 但他对上帝的观念还是下属式的。不过, 他介绍一种分散式的理解就是好像与这种论点有类似的地方。如我们所见, 贾士丁还是有些否认灵魂和天国的道理有如非基督徒从神秘的异端生长出来一样。

Irenćus 讲到关于上帝:

因为他命令, 而他们便被创造; 他说话他们就成了。所以他命令了谁? 道, 毫无疑问, 他对着说, 天地是因着他嘴里所出的气而造成的[诗33:6]。 (Adv. haer. III, viii, 3)

Irenćus 相信:

很清楚的证明了没有任何先知或门徒曾经命名另一位神, 或称[他]上帝, 除了唯一的真神.... 可是所创造的事物都与创造者有所不同, 而那些从他而造的有分别。因为他本身不是被造的, 都是没有开始和结束, 也不缺乏什么。他是自己足够给自己; 而且, 他赐给其他的这样事物, 存活; 可是那些事物, 都是由他而造的(ibid.)。

Irenćus 扩展神(theos or elohim)的能力到达一定的程度Logos,这是与其它所物有所不同 的(ibid.)。他已经设立了神和人子的地位以及那些被视为theoi elohim还有第三书第六章所说的所有神子。

毫无疑问的是,Irenćus 对上帝有着一种下属式信念。从启示录4和5看到,忠心的天使也包括在这委员会 中–所以忠心的天使也是上帝。很肯定的是,elohimtheoi 这词肯定包括了教会。这是第一世纪教堂的信念,从约翰到Polycarp,就是那教导Irenćus 而直到第而和之后的世纪。

亚列山大力雅的克雷门(Clement of Alexandria这么说:

因为人子就是上帝的力量, 而成为天父最古老的话在万物被造之前, 和他的智慧。他被称为被上帝创造之物的老师。

现在上帝的力量是与那全能的有关; 而那所谓的儿子, 就是天父的力量。("Strom.", VII, ii, P.G., IX, 410)

不过,克雷门明白那被召的命运就是成为神。他说当提到gnosis, 就是他相信人类在地球生存能够争取到一定的限度:

可是它在身体死亡之后到达其高峰, 当灵魂[gnoostikos]可以飞到其原来的地方, 就是成为一位神之后, 它可以享受, 在一个完整及不断的安息, ‘面对面’的注视着至高的神,以及其他的[] (S. R. C. Lilla Clement of Alexandria A Study In Christian Platonism and Gnosticism, Oxford, 1971, p. 142)。

所以,我们看到希腊的gnosis 综合早期的道理,使得我们能够成为theoielohim。 没有任何有关基督或其他神和至高上帝是相等的说法。

Hippolytus 最重要的是:

现在, Noetus 肯定天父和他的儿子是同样的,没有任何人不知道。可是他却说: "的确当时, 天父还未出世, 他只是正值的父亲; 而当他喜悦的经过年代, 被遗忘的时候, 他自己成为了自己的儿子, 不是其他人的。" 就是这种情况之下他思想来建立神的全能, 解释了为什么天父和儿子, 所谓的, 都是一个同样的 (分量), 不是一个由不同的产生的, 可是他自己来自自己; 而他是由天父与儿子的名而造成的, 根据时间的改变。(Hippolytus在他的总结里重复着这个看法, Book X.) (Con. Noet, n. 14, "The Refutation of All Heresies", Bk. IX, Ch. V, ANF, Vol. V, pp. 127-128);

就是因为这个作者,我们第一次发展基督是来自天父唯一形体的错误。另一个来自天上君王的形体被称是人子制造的所以不被认为是和人子一样有着神性。现在这个基本的错误就是三神论起初设立的道理。神从圣经的角度就是由几个君王而成的,而那羔羊就是大祭师。他是他们其中之一的成员或党员, 虽然整个等级阶层都是由他,为他和在他里面而造的(歌 1:15)。

同样,在希伯来书3:14圣徒成为了基督的同伴(启12:10)以及君王的弟兄(罗8:17)。天堂,所有的事物和人子所造的都是灵性及体性的构造。这是参考在约1:3关于创造的目的,哥前8:6 是关于宇宙(或ta panta) 和人类的。歌罗西书1:15-17 特别指出所有可看见及不能看见的事物。宝座或上帝或统治者或权威的创造,接着他和因他, 不可成为神的委员。接着主基督的创造(或kuriotetes)不是实体的。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N.C.E.) 文章Trinity, Holy, Vol. XIV, McGraw Hill, N.Y., 1967, 296页做成了最非凡的理论关于Hippolytus的道理。

Hippolytus 在他对Noetus (10)的反驳和基督和天父夸张的身份里, 坚持神从太初就是多位数的。

这是来自一个和Hippolytus原文错误的比较 (C. Noetus 10)如上。

特图联(Tertullian)反对(Adv.) (伯拉稀)Praxeas :

这是一个神也是一个儿子, 他的话, 那些从他而来, 接着他们所有的生物被造...所有的都是一体, 接着合一(就是)分量式的; 由于分体的奥秘还是被看守, 就把一体真神分散成为三一真神, 把他们三位的次序分成- 天父, 圣子和圣灵: 三个不过, 不是因着情况而是因着阶级; 不是因着分量而是形体; 不是力量而是观点; 可是都是一个形体, 都是一个情况, 都是一个力量而他是一个神, 从他们这些阶级和形体和观点来计算, 在天父, 和圣子和圣灵的名之下... (II);

特图联(Tertullian)也说过天父使圣子从死里复活 (II)。所以特图联为三位真神的关系做了重要及明显的区分, 就是神在各方面的操作。圣子和圣灵都是从天父及他所章显下属而成的。特图联给三一真神一个数字上的次序和分发 (III)。他也相信神的君主权是来自天父(III)。可是那也同样是圣子的被两者相信 (III)接着天父与圣子联系(IV)。

特图联(Tertullian)相信圣子是通过圣灵而来自天父的。特图联(Tertullian)相信(IV)天父和儿子是两个不同的人。所以, 很有可能的是二神论是来自特图联(Tertullian)。

自古以来, 以及前面所提, 圣经和早期教会神学家都是下属式的而且是独神论者。神和天父都是神和弥赛亚与其弟兄们第一胎同样的父亲(罗8:29)。圣灵的机械就是所有神的儿子, 包括了天使, 达到与神合一的境界。基督是几千万个上帝属灵儿子的其中之一, 可是他是唯一的一个道成肉身的(monogenes) 神的(儿子), 第一个天上君王的独生子(prototokos)有如神的大祭师。

这个理解在早期教会统一的过程中被遗失。神秘的极端教会对于早期教会的神学和习俗有一定的影响。巴协芝(Bacchiocchi) (loc. cit.) 探索太阳教对改变安息日崇拜为主日崇拜的影响以及异端节日,如圣诞节和复活日,的引入。无酵饼节和逾越节演变成异教复活节的过程是很漫长的。

神秘/太阳极端改变成为基督教增加了律法和节期的统一及抵犹太化的压力(见巴协芝 Bacchiocchi, op. cit.), 就是根据月历而不是根据日历。这种统化在尼嘉委员(Council of Nicća)里设立了高潮。圣经宇宙学是符合唯一至高无上上帝的权威。这对冒犯自然界的规律有一定的影响。

这种制度的改变只可以逻辑性地证实,如果一个过程高举基督直到与上帝同等而且给于教会实行这样的权威好像可以解释为授予给教会。第一个突袭律法的是逾越节和每周安息日的问题。主日为规定的崇拜日设立是由艾维拉委员(Council of Elvira (c. 300))开始的。

尼西亚委员决定逾越节和成立异教节期如复活节不是个意外。接下来在更改安息日的问题出现在老底西亚委员(Council of Laodicea) c. 366 的决定中(日期不详)。加南(Canon)29的委员禁止遵守安息日并且设立星期日为正式的敬拜日。 所以这阶段被成为去除犹太元素的基督信仰。

第一世纪的教会

原本的天主教会相信:

1. 那独一真神就是那无与伦比的上帝。所有神的儿女,包括耶稣基督都是由他而来的。

2. 从死里复活和耶稣基督从耶路撒冷禧年的统治时期。

3. 它拥有两个教会的圣礼。

4. 它根据圣所的日历遵守圣经的安息日, 新月和节期。

5. 它相信圣徒是那些在教会里去世并且在这世纪里等待第一次复活以及在禧年初等待基督的复临的人。

6. 它相信没有人从天而来把耶稣救到天上。

7. 它相信基督是那在西乃山上把律法赐给摩西而且把以色列带出埃及的人。

8. 它明白基督是由童女而生她是一个女人拥有一系列的孩子,但在那事件之后成为圣人等待从死里复活。

正如我们从使徒行传里看到的门徒的品行,神圣日并没有被去除。使徒行传20:6显示他们遵守无酵饼日。之后,他们从腓立比离开。所以我们已经相信保罗和腓立比教会都有遵守节期。使徒行传20:7说在"mia ton Sabbaton" 就是翻译为"七日的第一日",而布灵尔(Bullinger)相信这是第一个完全的安息日,而不是星期日。所以他们不但遵守Wave Sheaf 而且领导五旬节, 就是我们知道他们从使徒行传2:1开始遵守。他们遵守五旬节不然就不会接受圣灵。"五旬节到了," 意思是他们之前遵守安息日是这两天节期的其中一部分。

我们晓得他们遵守赎罪日以及禁食的节期可从使徒行传27:9看出, 就是指赎罪的禁食。我们没有上帝的圣日就不可能明白救赎计划。基督是逾越节以及Wave Sheaf他命令我们在他被出卖的当晚Abib14遵守上帝的圣餐礼。

歌罗西书2:16显示教会应该遵守所有的安息日和新月和圣日。它说不管在遵守任何节期时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使徒行传很清楚的指出整个教会遵守节期和安息日及新月。我们已经遵守了大约1,971年。 四福音书有关基督和门徒遵守这些节期的参考没有一节是说我们不需要遵守的。我们可从保罗的书信中看到他遵守它们(使徒行传12:3; 20:6)。 歌林多前书5:7-8解释我们如何遵守无酵饼日。

没有一个章节是改变安息日, 或告诉教会不要遵守安息日, 新月,和节期, 包括歌罗西书2:16。保罗在七日的第一天把奉献的金钱收好因为这不可在安息日做。这是唯一说到星期日的章节。这是"一星期的第一日",其实在希腊文是指 "第一个安息日"。

新约指出他们有遵守食物的律法, 而且他们遵守圣日历, 并且遵守逾越节。其实Quartodeciman Dispute在192年分裂教会而遵守安息日的教会从那日已经与罗马教会隔离。看The Quartodeciman Disputes (No. 277)

使徒行传15:24讲到为了破坏忠心上帝的信徒一个假冒的插入了Receptus。KJV圣经注释对那章节有一小段: "说你必须受割而且遵守律法" 都不是在古经, 而且也都不是在其他根据古文的圣经。

在歌林多前书5:6-8保罗提到无酵饼日和逾越节, 就是其中一部分, 开始了14天的预备。他也在Abib14日Chagigah的第一餐设立了正式的最后的晚餐, 也就开始了预备隔晚逾越节的准备就是基督还在时的逾越节。

如果任何人不遵守无酵饼节, 就不能明白接着耶稣基督的牺牲把罪除去的目的。保罗和其他的门徒以及早期教会遵守所有的节期。隔离是在192开始当罗马教主尝试强调复活节异教而且强逼教会分裂。见克斯(Cox, The Quartodeciman Disputes (No. 277). See also Cox,  逾越节 [098];  旧的和新的发酵剂 [106a]; The Wave Sheaf Offering (No. 106b)

Modalism

基督教会从第四世纪被分成两组, 独神论以及三神论。在最初的两个世纪, 每个人都是独神论相信基督是旧约时代的大天使。三神论基督徒不存在于基督教派。他们是在罗马的异教徒崇拜其他的神。

二神论崇拜亚迪斯神(Attis)和东方的亚多妮斯神(Adonis)的制度从罗马介入基督教。它在第三世纪被改为Modalism而且在第四世纪尼西亚325年成为二神论 。在381年康士坦丁变成三一真神论, 信徒又在分裂。它因为在第二世纪复活节的介入而分裂。(参见克斯(Cox), The Quartodeciman Disputes (No. 277);  圣诞节和复活节的来源 [235]

独神论者与三神论者争战了好几个世纪。见  一神论和三位一体思想的战争 [268] 独神论者都是遵守安息日的。他们被误译为阿里乌斯派信徒(Arians)。穆罕默德的家庭就是遵守安息日这派的人。

在第四世纪, 阿比西尼亚教会 (Abyssinian Church)把他们的大教主谬西(Mueses)从印度送到中国。他设立了在中国的基督徒, 就是那些独神论和守安息日的。很多这些人也因为在阿拉伯生意的来往而成为了回教徒。这事项也被称为回回( Hue Hue)。详细记载在所有社会的教会的分布,安息日的遵循 [122] 遵守安息日的人仍然还在中国而且有上万多个人。很多已经搀杂了异教的思想而且与原本的那些不同。有些认为耶稣是神以及天父。

在改革时期, 独神论教会分裂为两派。一派是拥有基本独神论元素, 就是来自改革教会并且从他们的天主日里遵守星期日。另一派是有着改革之前的元素的维尔多教会(Waldensian Church), 而他们都是守安息日的。他们的后裔至今都还在欧洲。这个问题可从以下的文章看到: The Role of the Fourth Commandment in the Historical Sabbath-keeping Churches of God (No. 170); 和 Socinianism, Arianism and Unitarianism (No. 185)

这个基本的独神论否认基督的先存在历史中是个现今的改革。回教也在早期开始了这主义。这不是原来的独神论, 也不是回教道理, 也不是圣经关于弥赛亚的犹太因素。关于特兰西瓦尼亚(Transylvania)教会的历史在撒母尔坎拉比(Rabbi Samuel Kohn)的作品中可看到, The Sabbatarians in Transylvania, CCG Publishing, USA, 1998,也可在文章 稣基督的先存 [243] 中找到其它的细节和古德信条。

直到最后几个世纪, 所有遵守安息日的教会都不是三神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1978年成为三神论者。世界性的神教会(Worldwide Church of God)在1993/4和神的教会(Church of God (SD))于1995年在丹佛(Denver)成为二神论。另一个美国的会议里成为ditheist

其他的神教会从三神论, 到二神论, 到Ditheists。第一, 基督神教会,是原本独神论相信着第一世纪的道理。全球的独神论者被释为基本独神论, 有如他们是在佐加(Georgia)全球总会的神教会。

拣选为神(Elohim)

被拣选的最高命运是像神或神一样在权利和全能神的圣灵之下存在。这个位置就是基督 (约翰10:34-35; 诗82:6)而这是教会原本的理解。在圣经里, 话语是指神也应用在人类。神(Eloah (或Elahh))是全能的神而且是单数= 唯一的真神。神这字 (SHD 430)是多位数并且是神圣的代表,而且用在法官或统治者显示这词用在人类而且天使。这名字带着神的权威。

死海书卷, Ugarit 和 Nag Hammadi 文章对基督时代圣经章节中的重要的意思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圣经被指为神或以林的委员而且这条件超越双神论或三神论。Bene Elim认为是神的儿子, 好像Bene Elyon, 至高的儿子。 诗篇89:6-8提到圣人或神圣的(qesdosim)那些是神天上的使者而且这条件甚至包括了人类的忠心 (希 8:5)。

古以色列的管辖委员是个天上制度的倒影,这是圣经中所记载的。它是神所记载在旧约的动机,即他会把律法写入他子民的心和意念中,使得他们认识他。(希8:10-11)。旧约显示神下属式的关系, 而且把上帝的使者看为进步的方式。他也被认为是天使或神存在的使者(赛63:9)。

其实还有几种其他超能力生物出现的例子而且被视为YHVH。例如在创始记19当三个天使出现在亚伯拉罕, 那就与他们没有分别。所多玛的毁灭是神而做的(创19:24,29)。 这里有一个耶和华的称号或YHVH用在从至高神有阶级构造或神, 以色列神万军之耶和华(YHVH), 两个天使的下属神都是神的属下。条件是从神其中一个被委托的权威耶和华(YHVH)的使者在旧约出现几次; 他拥有几个可互相更改的称号。他是先主的神(创3:6); 他是Peniel, 神的脸(创32:24-30); 上帝军队的司令(书5:15); 救赎的使者(创 48:16)。他就是那领导以色列离开埃及的有如天云中的天使 (出13:21; 出14:19)而把律法赐给摩西并且设立以色列的七十个长老的人 (创24:9-18)。

他是耶和华(YHVH)的天使或使者, 没人所见或所闻的至高神 (约5:37; 6:46)。他是被他的神所拣选的以色列下属神或神( Elohi), 神在他的同伴之上(诗;希1:5-13)。这天使或耶和华(YHVH)与摩西面对面交谈(出33:11)。他是神的存在或容面。这天使是神的话或祭拜所有如美拉(memra)而且被视为弥赛亚(亚3:1-9)。这位天使拥有审判的权威而且是圣经公义的法官和神(诗82:1)。他是耶利米书23:5和以赛亚书11:1的分差。

亚伦尼(Aaronic)祭师扩展而且更改为永远麦基洗德(Melchisedek)永远的祭师 (诗110; 希7:24)。基督是大祭师而被神招是祭师 (彼前2:4,9;启1:6; 20:6)。

以神, 至高的神, 拥有一个儿子就是以色列的遗传。他是以色列的神, 可是不是祷告或献祭的对象。这是被他神所膏的神而且拥有神的宝座(诗45:6-7); 站在上帝(The El)的会众之中审判那些在地上的人 (诗82:8)。这被招的命运就是成为神脑海里有如耶和华(YHVH)的天使一般(亚12:8)。这生物在以色列的家是弥赛亚,上帝的儿子道成肉身,耶稣基督。

新约肯定一位天使在西乃山上把律法授权于人(徒7:53)而且认为基督是旧约的天使。这显示了他下属情况而且顺服神和天父。单数的 神的应用在天父神而且从来不用在基督身上。而通用的词是用来指在天父神权威之下天使的命令。神是天使的委员而且掌管人类。在第一世纪神的范围扩展到人类因为他们接受成为神的家庭,而他们的后代和基督的理解被接受(加 4:1-7)。在新约希腊文字Theoi 是从希伯来文的神翻译而来的。

国家的分配根据神或神/艾林(Elohim/eliym)儿子的数目或显示更远扩展的命令(申32:8-9)。这被理解是神全部的七十委员。山和灵(Sanhedrin)或以色列长老的委员设立在西乃是这样的模型, 加两个, 天父神和基督, 以色列的耶和华(YHVH)。以色列会成为基督复临统治地球的主要国家。很明显的一些神反叛神 (10:13; 32:18-19; 启12:7 9)

这些堕落的天使在第一次复活时被选民阶级取代。神的阶级是一个上帝指示的分配权威。它是一个多位数词应用在天使以及那些祭师和法官, 尤其是摩西。 它用来彰显神的地位而且他的神性将会扩展来包括人类。神是单位数而且只用在天父神,没有他就没有神。这概念是根据第一个诫命的根基而成的。

以色列的耶和华(YHVH)是一个不同和下属式的生物, 弥赛亚, 神殿中的大祭师。神委员里的大祭师是仿照锡安为一个榜样而且是天上的影像 (希8:5)。神殿的祭师总共有二十四派的祭师和中心的大祭师。这是反影着启示录4:5长老的委员。这组人有三十位包括了四个基路伯或生物。所以这三十银块 (也是一个奴隶的价格) 就是出卖基督的酬劳(太27:3-9; 亚11:12-13)好像是对整个上帝的冒犯。长老要看管圣人的祷告 (启5:8)。基督,大祭师, 是唯一一个有资格打开神计划书卷并赎回全部给神的东西的人。人类的赎价看起来好像是末日重建的一部分, 就是发生在以色列王耶稣基督的复临。

三神论者限制了上帝成为神的能力,否认选民和天上的使者,直到三个生物的出现。同时高举我们中级神, 基督, 其中一个委员, 直到与神,天父上帝同等, 早期教会应该会看到自己违反了第一条诫命。这是罪恶的撒旦在宣称自己为神委员的上帝(El)(亚28:2)。 神如何是一位的概念在三神论里完全被误解了。上帝的合一必须是一神制的, 是一个扩展的命令,在一个中心的和谐天意之下合一而且接着圣灵和神的权威沟通 (哥前2:4-14)就是接着基督向神(2Cor. 3:3-4)。

早期教会把神看成其他在挖掘的盘石, 以色列的盘石和他们的救恩, (申32:15)。我们的神是我们的盘石Our(撒上2:2), 一个永远的盘石 (以51:1-2)。弥赛亚是由这盘石而来(但 2:34,45),其目的是征服这世界的帝国。神,不是彼得或基督,是这盘石或基督建立教堂的基础 (太 16:18)。弥赛亚是神殿基石的领袖, 选民都是这属灵神殿的活石,拿欧(Naos)或神圣的神圣, 圣灵的储藏。基督会建立神殿使得神能够合一(弗4:6)。当基督顺服所有的东西时, 基督本身将会听从神, 把所有事放在基督之下使得神能够合一。

启示录12:10相信天使们都是被拣选的弟兄。基督说选民和天使是同等的(路20:36), 就是他们其中一部分也是等级或命令。基督在他的天使弟兄面前承认我们。 ‘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 (约10:34-35;诗82:6)。

我们全部都是神的儿女与基督一样所以是神, 多么好的前途! (哥前2:9-10)。要成为神是神为那些爱他的人所准备的命运! 经上这样写着, "我说你们是神"而"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 (Jn 10:34-35)。

**********************

参考书目

Ante Nicene Fathers, Vols. 1-10, T &T Clark, Eerdmans, 1993 print.

Bacchiocchi, S., From Sabbath to Sunday, Pontifical Gregorian University Press Rome, 1975.

Burn, The Journal of Theological Studies, July 1902).

Catholic Encyclopaedia Vols. 1-12, 1907-1912.

Cox, W. E.,

被拣选者埃拉黑姆 [001]

The Elect as Elohim (No. 001) (CCG 1994, 1999).

Binitarianism and Trinitarianism (No. 76) (CCG, 1994, 2000).

魔鬼的审判 [081]

Consubstantial with the Father (No. 81) (CCG, 1994, 1999)

灵魂 [092]

The Soul (No. 92) (CCG, 1995);

圣灵 [117]

The Holy Spirit (No. 117) (CCG, 1994, 2000)

关于神性的早期神学 [127]

Early Theology of the Godhead (No. 127) (CCG, 1995, 1999)

死者的复活 [143]

The Resurrection of the Dead (No. 143) (CCG, 1994).

圣诞节和复活节的来源 [235]

The Origins of Christmas and Easter (No. 235) (CCG, 1998),

稣基督的先存 [243]

The Pre-Existence of Jesus Christ (No. 243), (CCG, 1998).

The Quartodeciman Disputes (No. 277) (CCG 1998).

Migne P. L. III, 1143 1165; XVI, 1213; XVIII, 671; XXI, 337; XXXIX, 2189 LXXXIX, 1034;